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 8

张小凡的性格在这篇文里有改动,私设为因为和鬼厉性格的融合,不仅长生不老,而且变得凡事随性而为,因为和丁引相识七百年俩人都因为第二人格【鬼厉(噬魂状态)/丁隐(赤魂石状态)】的原因更是臭味相投,所以私交甚好。

好吧,简单来讲就是俩大BOSS凑一对了,充分贯彻打是亲骂是爱的政策生活着。

还是有OOC啦,不过,谁叫我不想补小说呢~就酱紫吧~~~


8

不同于弟子那一脸惊讶的表情,白子画倒还是一脸冷冰冰的表情看着张小凡:“你凭何证实你是张小凡。”


张小凡眼珠子转了转,伸手摸出自己腰间后的噬魂棒:“噬魂是由上古时期的天生凶煞之物“摄魂”与魔教长老黑心老人的“噬血珠...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 7

7

这头白子画带着小徒弟长卿御剑直奔川西蜀山,全然不知百里屠苏竟然躲过了紫胤真人的看护离开了天墉城来寻找陵越了。


眼看着蜀山的山峰逐渐浮现在眼前,白子画眼前黑影一闪,一个青蓝色长衫的男人御剑拦在了他们师徒二人面前。


“前方是蜀山空域,阁下断不可再御剑飞行了。”长衫男人黑发束冠,一双剑眉星眸直直打量着白子画和小长卿,手中虽未执剑,腰间的物品却让人不敢小觑。


白子画淡淡开口:“在下长留散仙白子画,今有要事前来求见蜀山张小凡,烦请道友通传。”


“白子画,你就是那个白子画。”男人听见白子画姓名时眼睛便亮了亮,看的一旁的长卿心下一...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 6

6.


这边紫衣少年和飞流打的如火如荼,众将士围观的热血上涌,另一头的陵越却淡定静默的翻看着修行书籍,当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蔺晨越看这两个小孩子的打架眉毛皱的越是紧凑,飞流的功夫是经过琅琊阁官方认证过的,哪怕是单挑琅琊榜的武功高手前三甲也是绰绰有余的事情,可是这番打斗中那方紫衣的少年不知道使得是哪家的功夫竟然渐渐有了压制飞流的趋势。


这个小鬼是哪里冒出来的?在看见紫衣少年用红色的剑身横在飞流的脖子上冷冷说着:“这样我便能见师兄了吧。”的蔺晨不禁很想冲到帐篷里摇醒那个昏睡中的男人,好好打听清楚这样的一群人究竟是他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结识的。...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 5

5.

“苏哥哥!”小飞流立马放下了手里剩下的饼子,扑到了床边,仔细盯着梅长苏紧闭着的眼睛。

“飞流,别喊了,现在的梅长苏还醒不过来。”白子画走过来。三指搭在梅长苏手腕的脉门上,等了一下才开口:“他现在气虚血弱,睡得不好,并不是要醒来,飞流你莫要唤醒了他。”说完看了瘪着嘴的飞流一眼,没说什么,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顶,转身准备离开营帐。

“师傅,你要去哪里?”徐长卿跟了上来。

“陵越你留下照看,长卿你随我来。”白子画并没有说出自己要去哪里,而是直接离开了营帐。

谁都不知道,他这一走,梅长苏的命格便从此被彻底的改写了。

白子画很清楚,单凭自己的能力要救活梅长苏的病躯很容易,但是想留梅长苏...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 4

虽然同蒙挚、甄平二人细细分析了一番如今的军营局势,制定了初步的计划,但是走在营地里的蔺少阁主心里不免得对这个神秘的白子画产生的好奇。想他制定了整个江湖琅琊榜的幕后人员竟然不曾留意到有白子画这样一号能治好梅长苏火寒之毒的医者,这简直是就是狠狠打在他蔺晨俊脸上的红手印。


“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弄到这个白子画的所有资料。”揣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攥成拳,蔺晨这次给自己暗暗定下了个任务。


话分两头,少阁主纠结着能不能完成这次的私人任务,另一面的远离大梁营地四十里外扎营的渝国军队帅帐里渝王坐在上位,听完探子报回关于神秘白衣人救...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2

白子画的话刚说完,飞流便抓着对方猛地钻进了帐篷,这下子门口的各位将军们才反应过来这个白衣飘飘看上去就不像一般人的男人真的是来救自家少主|小殊的。这时倒也自觉地让出了位置给跟着白子画的两位少年进主帅帐篷。

待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进入帐篷后看到的便是自己家师叔|师傅一脸愁容的坐在床前为病床上的昏迷之人号着脉,略大一点的白净脸面的少年此时不安的开口道:“师叔,苏哥哥他怎么样了?”一旁的略矮点的少年岁没有出声,眼睛里却透露出了同飞流一般的关心看着为梅长苏号着脉的白子画。

白子画收了手,放下了手中的拂尘,铁着脸看向一直跪坐在床旁的飞流:“他为什么伤到这么重了才通知我。”

飞流皱着一张...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1

犹豫了好久,抓鸽子的手还是松开了,少年的双瞳有着孩童般的赤诚,看着鸽子渐渐远去,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少年不抓鸽子灭口心甘情愿的松手放飞了它。

若是平时,甄平必定会在一旁唠叨老半天自家孩子转性了。可是这一次甄平也只是皱着眉同少年一样望着鸽子渐渐远去的身影,半晌,才用不同以往低低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希望能赶上。”

两人的背后,是被北风吹得猎猎作响的白色主帅帐篷布。一旁旗杆上赫然绣着红底金丝的“梁”字。

待到鸽子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少年这才转身回到帐篷里,看到一向没正经的琅琊少主正一脸严肃地对床榻上白衣的青年行着针。

“这次我倒希望,”蔺晨一边给昏迷的梅长苏行针吊命一边开口,...

 

求梗

如题

因为又要到一年的暑假了,预感自己会有空,很想开坑,

但是,完全不知道写什么,所以来求梗

小伙伴不要大意的来递梗吧!范围见标签【占TAG很抱歉ORZ,等我决定好些什么的时候就把TAG撤了】

唯一的要求就是不逆!!


真的被自己想写文的心情感动到了,如果六一那天都没人搭理的话,我就安心的当一个暑假的窥屏党好了~这种心情略微妙啊~

 

拓冲·景卿衍生《月半》

点梗一之拓冲(景卿衍生

题目:《月半》
长度:短篇
设定:宇文拓——北汉大将军
      令狐冲——华山派掌门    (算是AU啦)

客串:百里屠苏——天墉城执剑长老
      陵越——天墉城掌门


正文:

今夜是八月十五,本来令狐冲约了来华山的天墉城大弟子陵越一起去后山喝喝酒聊会天,本来两人是多年的好友,即便陵越从来滴酒不沾也一早就答应了令狐冲这要求,却在令狐冲拎着酒壶去敲陵越房门时被天墉城另一板着脸的弟子告知陵越今晚早早便睡了;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