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擦肩不错过 9

 脑洞 @叮当小肉包  【已授权】

一切都是平行世界的过往,不要上升真人。

——————

9.


下午5点,机场附近咖啡馆里

临街的窗户旁坐着马龙,他的面前摆着一杯拿铁,飘着热气,刚刚才被服务员端了上来。

其实在早上出门拨出电话的那刻起,马龙大概就意识到了接下来将会 面对什么了。所以在听到那头传来熟悉的女声时,心里反而不似刚刚拿到电话号码那样紧张了。

“龙龙啊,我就猜到了,你不是答应过我们的吗?不再和继科继续了,为什么突然又取消婚约了?”

“我们今下午4点的飞机,大概5点过到,就约在xx咖啡馆见面吧。”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勾着嘴角不由苦笑,原来自己真的没变过啊,刘指导没骗自己,自己也是真的……

但是真的要这样和继科分开吗?

抿了一口奶香四溢的拿铁,马龙无意识的翻出手机又看了看之前在手机里看到的关于和温婉的结婚协议副本。

能想到这一招来保全彼此的声望和情感,确实是最好的方法啊。

20岁的马龙叹了口气,收起了手机,耐心等待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张继科发送了合同文本给公司的律师,确认了自己的股份转让权益,静下心来才发现公寓里已经一整天没听见马龙的声音了。

空荡荡的客厅和饭厅连成一气,就连穿堂而过的风仿佛都在嘲笑此刻心情飘忽的自己。

这有什么,这几年不都是这样的吗。

可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享受了马龙赤裸直白的爱意后再做一个隐忍的人真的,太难了。

张继科拿出手机打开定位系统确定好马龙的手机定位后决定还是要出门去找对方;穿着一身黑白色的运动服,扣上一顶黑色的棒球帽,张继科戴着墨镜下楼去开自己的卡迪拉克。

为什么马龙这个时间会在机场周边的咖啡厅?

摸着方向盘的男人皱了皱眉,被墨镜遮住的脸看不出情绪,唯有表盘上加快了的公里数稍微泄露了点本人略焦虑的心情。


马龙的拿铁已经喝完了,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为了待会不被烫伤,马龙叫来服务员点了三杯苏打水。

“叮铃”

两个人影慢慢走到了马龙的身边,马龙站起来微微点头招呼着:“叔叔阿姨好。”

对面张继科的父亲母亲点了点头算回了个招呼皱着眉坐了下来。

“我们直接切进正题吧,马龙,你究竟要怎样?”

“冬奥会之后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为了你俩好,为了你们的运动员声誉,你俩分开。你之前明明就和一个小姑娘订婚了,怎么又?”

“马龙,我们这次来就是希望你能彻底和继科断开,别再这样反复了,我们老了,禁不起你们年轻人这样反复的折腾了。”

“分开吧,算阿姨求你了。”

…………

天呐,上一次究竟是怎样的情境下和叔叔阿姨达成的共识?

马龙走在郊外的健行道上,边走边踢着路边无辜的石子儿,想着在咖啡馆里和叔叔阿姨的协商,越想越觉得冬奥会后能做到那么绝的自己实在是有先见之明。

不做绝一点,怎么有机会把张继科伤的那么深、那么没有挽回的机会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来仰天大笑的马龙此刻笑的多大声心里就有多凉。


“妈妈,那个哥哥在哭诶。”路过的小姑娘攥了攥妈妈的衣角。

“别看别说,快走了。”

可是,小姑娘跟着快步离开的妈妈边走边回头又看了看刚才在大哥哥脸上看到的亮晶晶。

那不就是眼泪吗?

为什么笑着也会流眼泪啊?


那么绝的局就这样被我破坏掉了,我TM真是人才!!!!

好死不死为什么这个时候失忆???

记忆缺失、缺个大爷缺!!

我这就是缺心眼!!!

马龙伸手捂着脸慢慢蹲了下来,笑声也渐渐停了下来。


这一次自己是怎么说的?


“放心吧叔叔阿姨,我会处理好的。”


处理的好个P!

马龙你TM怎么这么拧巴!!!

拧巴了三十二年了怎么也不改改这脾气!!!


搭着出租车回自己家的路上马龙终于决定正面现实,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号码。





马龙推着不重的行李箱,走在机场的瓷砖地上,干净的地面仿佛一面镜子倒映出修长的身影,墨镜下红肿的眼睛好像都能隐约瞥见。

“你说什么?”电话那头的刘局长似乎并未料到处理的结果会是这样,“马龙你再好好想想是哇,不要冲动做事。”

“我想好了,接下来的额事情就拜托你了刘局。刘指,谢谢你。”

摘下墨镜做了最后的checking,马龙推着行李箱走过安检。

再见了北京,

再见了继科儿。

承诺太轻,责任太重。

别再对人那么信任了。


张继科躲在邻座,目睹了咖啡馆里自己父母和马龙的谈话后已经推断出来21年的时候马龙那决绝的作为究竟是怎么来的了,一时间心里既是高兴马龙未曾变心又是难受家里人对两人的不看好,只顾着想说服自己父母后再和马龙互通心意的张继科并未注意到结束交谈时马龙的神色,否则他就会发现马龙的样子和自己当初出院见他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坐在自己家里,张继科算着时间,门口的铃声终于被按响了。

长舒了一口气,张继科起身开了门:“爸、妈。”

张继科的父母同时一愣:这孩子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坐吧。”张继科引着妈妈坐了下来,“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来,我也知道你们不看好,但是,我的意见是请你们不要阻碍。”

对面的张爸张妈同时怔住,来不及反驳便听见一向内敛的儿子开口:“我和马龙从小相识,连刘指都说了很多次我俩仿佛是一面镜子双星,我们的感情、纠葛、都是我俩经过时间磨合慢慢悟出来的。”

“我知道你们长辈对我们的担忧,但是,我觉得这都不是事儿,你们见过哪一届的奥运冠军能被大众长久牢记的?”

“我也跳出运动员的圈子在商海混了这么几年,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如果你俩担心我们的声誉或者生活,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我们没问题。”

“如果你们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我只能很抱歉的和你们说对不起。”

“我爱马龙,不是他结了婚我也能好像没事人一样找个姑娘过日子那样,而是真的没他不行。”

“我可以好好过日子,可以好好养活自己,但是就是不能和除马龙以外的人结婚。”

“爸、妈,你们是我最爱最敬的人,即使不能再你们这里得到对我爱情的祝福,也请你们不要阻碍我的爱情。”

张妈妈早已经泪流满面,只剩下张爸爸板着脸,沉默良久,开口问道:“你真的那么……爱他?”

“是的,我爱马龙。”张继科说着跪了下来,挺直腰板看着自己的父亲。

张爸爸撇开脸,不愿直视曾经怼天怼地的儿子为了同性爱人向自己下跪,一个撇开脸不愿看,一个直挺挺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二老。

对峙了许久,张妈妈终是不忍心腰上有旧疾的儿子挺着腰板在那儿受罪,伸手扶起了孩子:“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管你了。”

“你们的头上不是只有我们,还有国家,还有你们自身努力二十几年的荣誉。你真的能放下?”张爸爸不死心的等着自己的儿子口气弱化。

“除了马龙,我都能放下。”张继科咬着字眼,一板一眼。

“算了,我也不管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张爸爸拉过正在抹眼泪的张妈妈大跨步走出了张继科的房子。



等到防盗门从外关上,张继科终于是扑通一声坐在了沙发上,紧紧闭着眼,不让自己因为父母的受伤而感伤。

终于缓了过来的张继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21:25,翻出马龙的手机号,这个时候迫切的想听到马龙的声音。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张继科皱着眉,决定给许昕打电话问问他师兄的情况。

这回倒是一响就接了:“老张?太好了,老张打来的!”

张继科正想问许昕这是怎么了,就听见一个更熟悉的声音接替了许昕的声音穿了过来:“继科,你和马龙在一起吗?”

“刘指……没有,马龙怎么了?许昕不是暂住在马龙家吗?他不知道吗?”

“哎,今下午马龙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要辞职,我知道他失忆的事情,没想太多,结果刚才和许昕他们吃饭让许昕喊马龙一起来吃,许昕说马龙的电话关机了,我这才反应过来马龙是说真的。”

辞职?

“他怎么辞职了?他家里你们找了吗?”

“这会儿正在上楼,诶,许昕开门了……”

张继科听着电话里几秒的静音竟感觉自己的呼吸也停了几秒

“手机关了机在茶几上放着,衣柜里的行李箱和衣服都不见了。”

“身份证、钱包、还有柜子里的护照也不见了。”


TBC

下一章就结束了

龙队已经恢复记忆了,不知道这样写看得出来不

猜猜龙队跑哪里去了?第一个猜中有奖,奖一个点梗吧wink~

没有捉虫,如果有错别字请指出,3Q~

  1. 君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