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獒龙】月半弯·下

胖圈古风AU  平行世界  

一切的OOC都是我的,他们是自己的。




【獒龙】

张继科的父亲是扬州有名的镖师,自从听说富商许家的宝贝儿子被武林高手收做关门弟子以后便一直寻思着把自己这个脾气犟的跟头牛似得儿子也交给那些大侠去收拾收拾算了,正巧在一次走镖时救了被暗算的肖战,肖战一听恩公有这希望便金口一开收了这连面都没见一面的黄口小儿。

呵,不过6岁的稚儿有啥不好治的。

见到张继科的第一面时,肖战就明白了两件事情:一、确实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二、真他妈的不好治!

于是6岁的张继科便被肖战带到了偏远的逍遥门练武,这一练就是十二年。张继科的反手刀法越练越醇熟,杀劲儿越演越烈,甚至在师兄弟中的了个“藏獒刀法”的称呼。肖战寻思着这样别说刀法精进了,不走火入魔都算好的。正盘算着找个什么人来磨磨这小子的戾气,便听说秦志戬家里出了个厉害的双子剑法,当下立即给张继科巧了警钟,不过三月便听说前去切磋的孩子都被打了回来。

肖战立马笑的灿烂拉上自家的藏獒前去挑战了。

本来寻思着让自家孩子得个教训回来好好收敛脾气潜心练武,结果哪晓得这张继科习惯性的提刀便砍,全然不顾这些对练的都是同龄的孩子。

结果不如自己所想,而且还害得人秦门的孩子受内伤,肖战气的一大耳刮子给张继科脸上招呼过去:“你给我留这儿照顾好了马龙再回逍遥门!”


张继科一开始被扇耳光是还是心头不平衡的:明明是他武艺不精才受伤的,关我什么事。但是在师傅气炸了的状态下聪明的藏獒还是选择了默默记下这一笔回去再报复。

之后本来是依据师命照顾好内伤颇重的秦门弟子,却在一次练武时偶然发现这马龙对武学的见解同自己竟然不分上下,这在张继科这儿着实是头一次遇到这般的同龄人,从此对照顾马龙这件事情开始积极上心起来了。

从平日里的讨论武艺招式再到聊自己门派内的趣事秘密,张继科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和这个马龙如此投缘,只是再重的上市也有痊愈的那天,不久后马龙的内伤已经完全好了,张继科在没有理由一直待下去,只好主动道别;但在离开前一夜,张继科还是留了个自己亲手做的诗画送给马龙,谈不上多么贵重,但也足够显得他很重视马龙这个好友了。

要知道在逍遥门里除了陈玘师兄仰仗着自己的黑恶势力可以一览他张继科的墨宝,其他人连看都不许看。


回了逍遥门的张继科似乎和以往不一样了。

才云游边疆归来的陈玘一进门就听到四周的小弟子们在窃窃私语,内容还是那个据说伤了人的藏獒张。

“他怎么个不一样?”陈玘还来不及放下行李,便被七嘴八舌的小师弟们围了起来。

“哎哟,玘师兄回来了!”

“师兄你是不知道,这张师兄自从七日前回来就一天到晚的发呆。”

“和他平时的发呆又不一样!”

“还一天到晚盯着咱们大堂里挂着的辟邪宝剑!”

“练习的时候照样杀得我们片甲不留!”

“但是又不像以前那么邪气了。”

“而且平时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练武、吃饭出来。”

“最关键的是!”

“张师兄竟然要打五花肉了!”


“什么??”听前面的陈玘只当张继科是还没缓过来,还沉浸在郁闷的情绪里,但是听到张继科这个素黄瓜之王竟然要在食堂打五花肉这么奇怪额消息不由得重视起来。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打五花肉的?”

“我知道!”年龄最小的樊振东举手,“就回来那天晚上就开始了!一直到今天都在打,但是我看科哥都没动过。昨天我看了中午科哥都没动那五花肉,我看他吃完要倒掉了怪浪费的,就上去问科哥可不可以把那肉给我,结果……”

陈玘皱眉:“怎样?”

“科哥说‘去去去,小胖走开,这肉不给。’”樊振东委屈的瘪嘴,“科哥以前都不这样的。”

陈玘皱着眉:这件事情是怪怪的。

“好啦,我会去查清楚,你们快散了散了,待会儿师傅抽查你们就惨了。”玘师兄大手一挥,众师弟鸟兽群散。

陈玘寻思了一下,去后厨晃了一圈才推开了张继科的房门,果然如师弟所言这张师兄在房里。

“继科,来。”陈玘顺手递出了手中洗的干干净净的嫩黄瓜,张继科还是顺手接了嘚吧嘚吧的啃了起来。

恩,还有心情吃黄瓜,应该没大事儿。

这样想着的陈玘下意识顺着张继科的视线往墙上看去,看见墙上的男子画像后,陈玘打算收回后半句话。

“恩,眼大又亮,为人可靠,长相秀气,笑着还挺乖巧的哈。”不同于一般的师兄弟,陈玘很清楚自己这个师弟的画工同刀法一般出神入化,这画像上的肖像惟妙惟肖,那人想必差不到那里去。

张继科瞪了眼陈玘:“收回你的眼神。”

“这谁啊?”陈玘可不怕张继科的瞪视,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他是马龙。秦门的。”张继科也不强求,继续看着马龙的画像:“他的武学见解和我一样,人很好。”

得嘞,不用问了。

陈玘笑了笑,自己倒了杯茶听张继科慢慢讲述待在落霞峰秦门的三个月。


“这么说你是喜欢人家咯~”陈玘直接说,“那你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他?”

张继科垂了垂眼眸:“我留了一幅诗画给他,而且,他和他师弟关系特别亲……”

陈玘勾了勾嘴角:“怎么?有困难就不上了?你张继科什么时候这么知难而退了?”

“不是知难而退,只是……”张继科下意识想争辩几句,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哼,”陈玘喝完了杯子里的茶水,“敢爱敢恨才是肖门的门人,何况那么个大活人你若不出手,指不定被谁半路折了去,到时候再来后悔不已才是最懦弱的表现。”

“爱就去争取,哪怕了失败了对自己对别人都是公平的。”

“是男人就上,别整这些有的没的来寄托相思。”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继科隔日便向肖战请辞,拎着自己的包袱提着自己的黑金长刀离开了逍遥门。

但他却不是同每日的信鸽一样走那北方的落霞峰,而是往东走,回扬州老家先给家人摊牌。

回家摊牌后,先是遭到了张家老头的痛揍,再来就是三个月的禁闭,禁闭出来之后张母心疼自己的儿子,便态度软下来,张继科一边伙同母亲向父亲施压,一边捡起终断了三个月的书信和马龙继续联系。

终于在一个月后张父的态度开始软化了,张继科却在这时接到马龙关于他师弟下山回扬州的信。

张继科原计划等家里的态度软化了便去落霞峰向马龙告白,结果倒是许昕先一步和马龙告白再回家通知。

张继科想着先打听清楚许昕家人的口风,便也不着急离开的事情。果然不出十日,便听说城里的许家少爷学武归来了。

张继科等了五日,却一丁点消息都没等到,耐不住性子的藏獒换了夜行衣准备晚上好好去许府里听个墙角。他没料到却听到了这么个消息。




张继科看到一身白衣的马龙蹲在扬州城繁华的集市路旁时,内心的心疼是压倒了内疚的。

捡起他的长剑,张继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龙,别难受。”

马龙摇了摇头,继续低头蹲着。

张继科陪着马龙一起蹲在地上,凑近了脑袋,这才听见了两声气声。

张继科没料到马龙会这么难受,他这会儿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安慰对方,只好搭把手在马龙的手背上,一直轻轻说着:“不要难过了,我在这里。”


后来,马龙不死心,穿着夜行衣一个人夜探了回许府,亲眼看到许昕和那女子同房后咬紧牙关退了出来。

再后来,张继科不知道是的什么法子缠着一心远游的马龙一起去了漠北,大漠的黄沙打磨着马龙斑驳的内心,张继科再在一旁每夜温柔相伴,辽阔的大漠、寂静的星夜、噼啪燃烧的火丛、两个互相取暖的年轻人,一切都会朝着好的方向走去的。



等到马龙和张继科在一起的不知道多少年后,张继科还是告诉了马龙当年他在许府听到的事情,马龙听了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笑了笑,说:“继科儿,都过去了。”

张继科听完没忍住,凑上去乱啃一气,又是温柔的折腾半夜。



张继科穿着夜行衣,配着他自己一身的黑夜保护色顺利的潜进了许府。

还没走近后院便看见一个老人领着另一个背着药箱的老大爷往后院走,张继科连忙跟上去。

那大夫给病床上的许昕号脉后走到走廊里同许家夫妇说了许昕高烧的原因,竟是体内真气杂乱胡冲所致,退烧不难,难的是根治后一身武艺尽除,且高烧可能把脑子烧糊涂,记忆、行为方面将可能有后遗症。

许家夫妇想了半盏茶的时间,还是决定保住性命最重要,武功什么的都是身外物。

许家少爷第二日醒来后果然武艺尽失,且记忆受损,手足不时抽搐,调养了半年差不多好了时便在父母安排下与一大家闺秀成亲。



马龙躺在张继科怀里,明亮的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不远处火堆的火舌,等到火舌慢慢矮下去,火堆渐渐熄灭仅留下跳动的火星在里面不安分的跳了会儿,再眨几次眼,火星也不见了,万籁俱静,天地间能看到的星光是天上的月亮和星辰,能听见的是自己和张继科的呼吸声。

马龙紧了紧身上裹得毛毯,身后的张继科也紧了紧环抱着马龙的双手。马龙靠在张继科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慢慢闭上了眼睛。

昕儿,你是平安快乐的就好。

我现在也平安快乐。


——完——

啊,一口气写完了,有些BUG就当做是私设吧!

写完了我感觉内心更难受了。

不知道看得人能不能感受到文里各个人物的内心挣扎;

许昕是喜欢自己师兄的,但是他意识到了喜欢的情感不是万能的,只有拥有可以保护的力量才能够放心的和自己喜欢的想要保护的人在一起,所以他绝不认错,他认为学习很多的武学是没错的。

马龙是感情内敛的,唯一一次的大胆也给了许昕,他是遵守师命不愿打破规矩的,所以他不能和许昕一样大喇喇的离开,在到扬州找到许昕之前马龙都是不知道张继科对自己的情感的,他一直把张继科当做一个可以交心的好友,所以愿意分享彼此的生活,而对马龙而言许昕和他的事情是快乐而甜蜜的,所以逮着可以分享的人就使劲儿的分享【俗称秀恩爱】。

张继科是个敢做的不懂如何下手的恋爱初手,所以一开始他是不敢表白的,他不知道后续会怎样,在感情上继科儿是弱势的,但是在玘哥的带动下,他敢于正视之后的情况了,于是开展了一系列有计划的行动。

玘哥能说出那番话,背后的故事不言而喻,有空了或许会写出来分享分享:p

 

最后,谢谢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