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蟒龙】月半弯·上

胖圈古风AU  平行世界  

一切的OOC都是我的,他们是自己的。


【蟒龙】

那日落霞峰的长梯弯弯曲曲,相较平日格外的蜿蜒。

马龙落后许昕一步,学着小时候许昕对自己的样子,亦步亦趋的跟着前方背裹行囊手持长剑的师弟。

倘若这个时候许昕能回头,怕也就不会牵连出之后的一切了吧。


十三年前

落霞峰峰顶

豆丁样的白胖娃娃头扎双小髻,手执一双同自己一般高的木剑在碧绿的竹林里有模有样的上挥下刺,一招不熟悉的玄天剑三式刚刚使出,便被一个高大的棕衫身影过来打断了。

“龙仔,来,这娃娃以后便是你的师弟了。”

小马龙收回手里的木剑,好奇的看向站在自己师父身后的男孩子,一双圆亮圆亮的大眼睛就这么撞进了好似没睡醒一般的小眼睛里。

高大的男人提溜着小师弟后脖子附近的衣领推给了一脸好奇的乖徒弟面前:“这小子叫许昕,比你小一岁,今日便带着他先熟悉下山上的环境,练武且暂休一日,明日开始你带着他一起练。”男人说完,也不管这俩小娃,足尖一点便使了招泥牛入海从树林里消失了身影。

小小的马龙微笑着牵起自己师弟的小手,软软开口道:“你好,我叫马龙。”

从此马龙的身旁便多了一个更小的团子,两人的身影遍布了整座落霞峰。



“师兄,这是啥?”许昕手上逮着一条绿油油的东西突然冲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兄你叫啥?”

“啪”马龙一掌拍掉了许昕伸过来的左手,那条绿油油的东西一掉地上便钻进草丛不见了。

“昕儿你没看见那是条青花蛇吗!!!!”怕黑又怕蛇的师兄急的脸都红了。

许昕看到自己的师兄红的脸,只觉得师兄真好看,脸红红的就像山下的糖葫芦一样。


“师兄师兄!快来快来!”

马龙收了剑式,瞧见许昕用衣角布兜着不知什么往自己放下跑来,满头的汗,额前鬓角的碎发被打湿一条一条的沾粘在脸上,暗想着这傻孩子,一边用自己的衣袖凑上去帮他把汗擦干净。

“什么事情?跑的这么急?”边问边好奇的往许昕的藏着的衣角布兜里看,却被许昕藏得严严实实不给看。

“师兄你闭上眼睛。”许昕拿手盖得严严实实的不给马龙偷瞧,“快闭上。”

“闭眼睛干嘛?”马龙见看不到便认认真真的给师弟擦汗。

“闭上嘛~”

本就没打算对自己师弟严厉的马龙更是架不住师弟故意的撒娇示弱,笑着闭上眼睛:“好啦好啦,闭上啦。你要干啥啦?”

话音刚落,就感觉自己嘴唇上有个凉凉的圆圆的东西,被以前的青花蛇吓过得马龙急忙睁开眼,就看见一枚紫红的李子靠在自己嘴边上,对面的许昕笑的眼睛都不见了。

“这李子你从哪儿摘得?”马龙和许昕坐在山边上看落霞黄昏,一边吃脆甜的李子一边聊天。

“后山的树林里发现的,好几棵这种树呢,师兄你喜欢吃吗?喜欢我明儿再去摘点!”

“乱来,你今天就没练功,明天还想溜。”马龙边吃边否决了许昕的想法。转头看过去这小师弟果然一脸郁猝。

吃完手里的李子,马龙拍了拍许昕的肩膀:“不过明天练完了我们可以一起去摘。”


少年成长的脚步总是特别的快,秦志戬原本还能丢个剑谱给徒弟就外出逍遥半年的时光也慢慢的从半年减为四个月,再到两个月。两年后秦志戬终于安安心心的留在了落霞峰安心带两个进步颇大的徒弟。

相较于马龙的内敛听话,许昕时不时地叛逆溜号总是气的他这个师傅想卷行李走了算了;于是落霞峰里经常能听到师傅和师弟的争论声,而马龙总是在关键时候出来圆场救人;终于,在马龙十七岁的时候,秦志戬对许昕下了命令:在思过崖那儿练到左手剑法熟练了再出来,这之前谁也不准去看他。

这个时候新收的小师弟林高远和远游刚回来的大师兄王励勤都拉着想开口求情的马龙乖乖站在一旁。

许昕背上棉被上思过崖的时候还冲马龙笑的眉飞色舞,说着什么我马上就下来啦,不用担心之类的话。

碍于师傅真的生气不敢偷溜看望的马龙前几天还好好练功,得空了便溜到后山林子里摘果子;终于在五天后师傅没看他看得那么严了,马龙带上这几日摘得果子和偷偷从自己房里拿的厚棉被溜到了思过崖上。

年轻的少年还不像成年后的遮遮掩掩,许昕一看见自己师兄穿着灰白的短衫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脸笑容的喊自己昕儿,立马绷不住了,眼泪花花的红着眼双手抱住了和自己一样高的马龙。

“真是的,多大的人了。”

虽然嘴里埋怨着许昕的情感外泄,马龙的手却是紧紧地攥着许昕背后的衣服不放开。

那天夜里马龙第一次违反宵禁的规矩在思过崖和许昕挤了一夜,两个长手长脚的少年盖着两层被子相拥入眠,这冬季的思过崖似乎也没有那么寒冷了。

第二天马龙回了大院不知道和秦志戬说了什么,转头就接了还没练好左手剑法的许昕下了思过崖。从此后,许昕甚少和秦志戬爆发正面的争吵。

做师傅的看到自己两个徒弟感情如此深,后来专门把搜集来的双子剑法赠与这两师兄弟,此后一年,马龙许昕的双子剑法剑式精妙而配合默契,甚至比他们自己使用的玄天剑法、左手剑法更为熟练顺手。


这般默契的两人甚至在长辈哪里也传开了,从许昕十七岁开始便不时有师傅的旧友带着他们的弟子前来和自己、师兄切磋。常胜不败的两个人慢慢的骄傲了,后来终于在肖战师叔那里栽了跟头。

眼看那个张继科的横刀转换方向劈向毫无防备的许昕,马龙一着急便硬使一招移形换影到许昕面前接住那一刀,被对方钢刀振出的真气所及,马龙收剑后吐了口血。

肖战师叔也是个急脾气,当下给了张继科一个大耳刮,向马龙、秦志戬道歉后硬逼着张继科留下了照顾好马龙再回去。这边许昕只吓怕了紧紧抱住师兄不松手,就连秦志戬来探脉都没能赶走他。

这次受伤不仅让马龙修养了三个月,更是让许昕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小小的双子剑法并不能好好的保护自己和马龙,他许昕还需要更多更好的武功来学习。

相较于知道马龙只需修养三个月便能痊愈而埋头苦练武功的许昕,修养这段时间照顾自己最多的反而是那个一脸面无表情的张继科。马龙这段时间不能说是不难过,毕竟从小一起黏糊着到成年,这段时间身边少了个粘着自己的许昕反倒是杵了个面瘫的黑皮,马龙的心里失落到极致了。

不过一个月后马龙对张继科到是从一开始的膈应改观了:这个黑皮倒还是个练武的天才。

于是只能乖乖养伤的马龙到时和张继科不是讨论起了剑术来,每次来看望师兄的许昕看见这两人相谈甚欢的画面总觉得不舒服,但是又不好阻止师兄和别人的交谈,只好一个人坐一旁看着这两人笑着聊天,久而久之便不常来了。


马龙伤好痊愈后张继科也和一众人道别回了肖战的逍遥门,临行前专门送了马龙一副诗画。

马龙伤好后立马和许昕练习起了双子剑法,却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许昕偷练其他的剑法和拳法。

“昕儿,师傅说过本门不可修习其他的武功。”

“没事儿师兄,你看咱们练得双子剑法不也是师傅从江湖上搜集来的吗,没事儿的。”

“可是……”

“真的!不用担心!你看,我练的可好了!”许昕说着便耍起了新学的风神腿和天王拳。

看着师弟耍的有模有样的兴奋神情,马龙犹豫了,似乎昕儿说的也有道理。


马龙十九岁的时候,终于这件事还是被秦志戬发现了。

愤怒的秦志戬勒令许昕停止练习其他门派的武功并烧毁这些书籍,不料一直不正面争论的许昕这次却铁了心一样打死不从,气的秦志戬拍碎了吃饭用的水曲柳长桌。

许昕被逐出了师门。

踩着落霞峰的石梯往山下走,许昕的身后除了马龙没有一个人陪他。

在蜿蜒的石梯也总有走到头的时候,马龙在这里拉住了许昕的左手:“昕儿,回去和师傅认错吧。”

许昕回握住马龙的右手,转头认真的看着马龙的圆眼睛:“我不认错,这件事上我绝不认错。”

“龙,你等我半年,半年后我就回来带你走。”许昕说完轻轻在马龙的额头留下一个吻,马龙再抬眼,许昕是一脸的认真。

许昕翻身上马,马龙终于走过去表明了态度:“昕儿你弯个腰。”

许昕乖乖听话俯下身凑近马龙,冷不防被马龙亲了个嘴儿。

“我等你一年。”马龙笑着说,“别太慢了。”

许昕骑马离开时只看见马龙的微笑,却不知道自己走远后马龙第一次掉了眼泪。


一年后,马龙下山到许昕家乡扬州来找他,却不想正巧碰见许昕扶着一位大肚子的妇人在集市上买李子。

马龙只觉得天旋地转,站不稳只好往地上蹲下;连配剑什么时候被人拿走了都不知道。

一抬头就是一个熟悉的黑影拿着自己的长剑。


【蟒龙】篇完

下为【獒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