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薛晓】四月廿三

我知道这是邪教,但是控制不住啊啊啊啊啊啊!!!

垃圾洋不洗白、不洗白、不洗白。

就是心疼这对,嘤嘤嘤嘤嘤嘤

文里还有傅叶,也是心头好,不喜欢的就点×千万别留言BB人家玻璃心禁不起BB

 

 

 

 

开始吧!

 

 

 

最后一次的见面,如果……

算了,

我这种人,谈什么如果。

                                                 ——薛洋

 

【1】

奈何桥上,成群结队的鬼魂们慢慢的往前挪动着,倒显得一旁远远站着的男人尤其突出。

男人扎着松松的马尾,深邃的眼瞳直直看着这群投生的鬼魂,地府不时扬起肃杀的血风卷起他黑色的衣摆,飒飒的,甚是好看。

“你在等人吗?”男人旁边走过一个绿衫的青年,青年看上去比黑衣男人大上几岁,同样竖起的马尾却让他看上去与黑衣男人差不多大小。

黑衣的男人看也没看绿衣的青年,眼睛还是仔细看着桥上的各色鬼魂。

绿衫青年倒也不在意,反而坐在了黑衣男人的脚边,同他一起在这里看着前面的奈何桥。

良久,黑衣男人也坐了下来。

“我只是想……再见他一面。”黑衣男人开了口,却是看着鬼魂的方向。

【2】

“人常说地府一日,人间百年。这漫长一日过的可真慢,横竖我俩都是在等人,不若我们聊聊天吧。”绿衫青年无聊的看着奈何河里的黑水,“我是在复仇的时候被人杀死的,虽然火药不算人,但也是那些人安放的,仔细算起来也算是那些人杀了我吧。”

“我死的时候是我哥哥陪着我的,我哥哥可是江湖上有名的冷面傲骨,你没看见当时他都快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为我哭,我觉得还是挺值得的~”

黑衣的男人在听见‘傲骨’两个字时眉毛皱了起来,终于看了眼绿衫的男人,确定他和那个讨人厌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后又看回了奈何桥。

“我有告诉那个笨蛋要好好活着,娶个好媳妇,给我生好多好多的侄子,大儿子一定要叫我的名字,叫叶开,如果是女儿就一定要叫我娘的名字!你说说他会听进去吗?”叶开说了半天,见黑衣的男人没有一点反应,不由得也望向了奈何桥上:“是啊,一日百年呢,一定很快就能见面了,不好好看着万一错过了又要等好久的。”

【3】

“傅红雪就是个木头,我哥哥就叫傅红雪。”叶开笑了笑,“万一这地府鬼差欺他无人陪同把他排在老后面怎么办啊,不行,我得去找找。”想到两人长久不能见面的叶开变了脸色,急急跑进了鬼群中。

黑衣的男人手捏紧了些,又松开了。

散了魂,再聚齐,可不是件容易事,我就只需要耐心的等待,一定能等到你的。

【4】

大约过去了三盏茶的时间,一个黑衣的男人背着把铮铮得得铁刀出现在黑衣男人的身旁。

同那叶开一样,站在叶开坐过的位置上,眼睛也认真的看着奈何桥,只是不发一语。

不多时,黑衣男人便看见那个绿衣的叶开远远地站在奈何桥上看向自己的方向,不由得眼神看向一旁的背刀男人,果不其然这男人也眼神热切的看向叶开。

看着绿衣和黑衣渐渐隐去的背影,黑衣的男人捏紧了左手,手心里的那颗糖黏黏的,他的心也黏黏的。

【5】

没关系,

多久我都可以等。

他们既从我手中夺走了你,

便一定能聚齐你的魂魄。

一定!

我会牢牢地守着,

 

 

哪怕,

只是再远远地见你一面

也行。

【6】

“你这一说话,我便想笑,我一笑,这手就不稳了。”那人的笑容太美好了,美好的一点都不像是记忆中的幻像。

“晓星尘。”黑衣男人的话语随着又一波血风消散在岸边的曼珠沙华里。

 

 

“你在吗?”

“我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