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梅白】【苏越】大罗神仙 8

张小凡的性格在这篇文里有改动,私设为因为和鬼厉性格的融合,不仅长生不老,而且变得凡事随性而为,因为和丁引相识七百年俩人都因为第二人格【鬼厉(噬魂状态)/丁隐(赤魂石状态)】的原因更是臭味相投,所以私交甚好。

好吧,简单来讲就是俩大BOSS凑一对了,充分贯彻打是亲骂是爱的政策生活着。

还是有OOC啦,不过,谁叫我不想补小说呢~就酱紫吧~~~

 

8

不同于弟子那一脸惊讶的表情,白子画倒还是一脸冷冰冰的表情看着张小凡:“你凭何证实你是张小凡。”

 

张小凡眼珠子转了转,伸手摸出自己腰间后的噬魂棒:“噬魂是由上古时期的天生凶煞之物“摄魂”与魔教长老黑心老人的“噬血珠”,再以我血为媒炼制结合而成的神器,这天下间能用噬魂的人只有我张小凡,如此,你可信了?”

 

“不信。”白子画淡淡开口。

 

张小凡眼珠子转了转:“那这样呢?”话音刚落,从噬魂棒上发出一道红光,白子画下意识为弟子和自己挡住了这道红光,再抬头看过去,那青蓝色长衫的男人散着一头黑发,身上的长衫也变成了黑红色的长衫。

 

长卿此刻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世间能使用噬魂棒的鬼厉可只有我一个。”

 

“我信了。”白子画不再纠结,“可是你为何之前不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偏偏等我们下了山在这里等我们。”

 

张小凡笑了笑:“我本今日要去西海仙域寻丁引,遇上你们只是意外,本不打算等你俩的,”慢慢走近白子画面前,“但是很奇怪,你白子画在三百年前那件大事后,竟然还能有个愿为之拼命的朋友相救,本公子好奇,所以打算带你们去求求丁引那小子,若成功,你一定得带上我去看看你的那个朋友。”

 

白子画眉毛皱了皱,却还是舒展开来应道:“我答应你,现在可带我们去了吗?”

 

抱歉呢,本答应过你决不让仙界人发现你的,只是这次若不救你,你便再也回不来了。

 

************

 

云波翻转,白鹤啼鸣,不多时御剑飞行的三人便来到了西海仙域,传说中性情乖张的掌管命格的命格星君丁引的仙府宝岛。

 

白子画师徒二人随着张小凡越过重重云雾法阵,最终来到了一片竹林所围的竹门前。

 

“哇,好漂亮啊。”小孩子是最直接的,见到这般雾林竹海不由得深深被震撼了,“师傅师傅,怎么这命格星君的仙府这么漂亮啊,我们长留合着一比竟然被比下去了!”

 

瞧见孩子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看着自己,白子画淡淡勾起嘴角道:“这是仙府,真正的不食人间烟火气的仙境,我们长留虽榜山而建远离尘世,却仍在人世中,烟火气却是去不掉的。”

 

“我当是谁被你带进来了,原来是长留的人。”

 

三人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过去,见一身穿白蓝色道袍的玉冠束发男人正背靠着绿竹看着他们,眼神上下打量着白子画。

 

“看你这模样,不像是普通的道人,”男人转头看着勾着嘴角没答话的张小凡,“姓张的,你怎么净捡些奇奇怪怪的人往我这儿带?上次捡回来的葫芦娃你还没安排妥当这次你又带人来,当我这儿是善堂啊!”说着把一个什么东西直直劈向张小凡面门,正在长卿没反应过来为张小凡捏把冷汗的时候,张小凡咧开嘴,笑着用手抓住了这枚暗器,长卿这才看清原来是一片碧绿的竹叶。

 

“追命知道你这么吐槽他爱吃的糖葫芦可是会哭的~”满意的看见对面的男人脸色变了变,“再说了,这次带来的可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丁引你猜猜这人是谁?”

 

丁引一边打量白子画,一边往他们这方走过来,慢腾腾地走了七八步,终于停在了白子画的面前:“面容严肃又冷漠,一定不是笙箫默,”又看了看一旁的小长卿,“带着小弟子,哈,我知道了!”

 

丁引开心地看向一盘勾着嘴角的张小凡:“摩严对不对!一定是摩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小凡涨红了脸没憋住,“笑死我了!!丁引你第一次猜错了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告诉追命哈哈哈哈哈哈!!!!以后见一次我就要笑一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长卿想着摩严师叔那严肃的模样和令人生畏的眼神,再看看自己师傅:仙姿秀逸,孤冷出尘,长发如瀑,眼落星辰,风采翩翩绝世。拜托,怎么看怎么和摩严师叔没一搭搭的关系好吗。

 

“不是摩严?”丁引张大嘴,重新审视了下白子画,顺手用内力轰倒了站在左边的张小凡:“你是白子画?”

 

白子画看了看从地上爬起来毫发无伤的张小凡,又看回丁引有点发红的眼睛,点了点头:“我是白子画。”

 

“什么鬼?白子画来找我?”丁引看上去不敢相信。

 

“对,而且是为了求你救人。”张小凡拍了拍自己胸前并不存在的灰尘,站到丁引的左手边。

 

“花千骨吗?”丁引立刻想到,“不对!若是他,你三百年前就会来找我了,不过,我也救不了他。不是花千骨,那是谁?”

 

白子画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捏了捏衣袖边,眼神坚定看着眼睛越来越红的丁引:“他叫梅长苏,是飞蓬将军的魂之载体。”

 

“飞蓬将军?”丁引皱着眉,“等等,你把我说糊涂了,飞蓬不是一千年前就被贬下界了吗?当初重楼还趁机打入了天界,却被飞蓬的神剑打退了。这事儿很有名的,张小凡你说是不是。”

 

张小凡点点头,接话道:“就是,这事儿当时闹得可厉害了,魔界笑话重楼笑了整整五百年,我参加的最后一届重楼糗事大会还把这事儿翻出来的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