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After the storm 2

设定是队长掉火车,吧唧活下来,架着飞机撞冰山,左臂受重伤,被神盾局找到后接了托尼的钢铁左臂。接妇联1的剧情线,然后领着神盾工资的超级英雄巴恩斯带着一群不省心的妇联娃娃执行任务,最近一次任务时,与队友娜塔莎失联10分钟,差点导致任务失败。

其实,简单来说就是【其中一方忽然变成了正派/反派(本来是正的变反,本来是反的变正)】

AU队长吧唧  冬兵史蒂夫

还算蛮OOC的,接受的了的再往下滑吧。

 

 

2.

九头蛇纽约总部,最高级别权限控制室。

男人的一头金发在白炽灯下泛着金光,振金材质的圆形盾牌早在进入之前便被人拿下去好好养护了,穿着黑色潜行服的金发男人坐在黑色转椅上,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这次行动的报告书,对于mission failed 这两个单词更是瞪得尤其久。

“队长,皮尔斯长官来了。”门口突然传来手下的声音,金发男人合上了报告书。

“史蒂夫,我都听说了。”五十四岁的亚历山大·皮尔斯进门后并未向男人问责,“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站在了金发男人对面的空地上,一脸真诚的看着对方。

金发男人看着皮尔斯的眼睛,浑浊的眼眶里透露着丝丝精细的蓝光。

“任务时我们遇到了埋伏,”史蒂夫·冬日队长·罗杰斯慢慢说出了事情起因。

 

复仇者联盟,37楼客厅,一众复仇者们坐在沙发上,喝着小呆送来的饮料,听着他们的队长詹姆斯·巴恩斯的解释。

“昨晚上的任务,我和娜塔莎一个做狙击手一个做内应潜伏在目标经过的便利店周围,就在娜塔莎制服了目标人物确认周围无目击者和我点头时,我察觉到了背后有人的视线在看着我,所以就对着娜塔莎的脚边开枪示警,结果慢了一步被那个人攻击了。”

————

史蒂夫皱了皱眉:“我发现那个女人对着我的方向有不合时宜的点头,然后看到了一个狙击手趴在离我不足三十米的地方,所以我丢了盾牌过去,想先解决掉他。”

————

詹姆斯咽了咽口水:“他扔了一面盾牌过来,我接住了。然后看到了上面的九头蛇标志,和那个人的眼睛。”

“他一定是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

托尼夸张的张大了嘴巴:“小鹿,你在开什么玩笑?”然后被巴恩斯瞪了一眼。

————

史蒂夫眨了眨眼:“然后我就和那个狙击手打了起来,他的近身搏击和我不分上下,还有一条钢铁的左臂,所以拖得时间有点久,错过了最佳时间完成任务。”

说完坦然的看向了皮尔斯的眼睛。

————

“我认出他了,喊着他的名字,但是他一副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加上那个时候塔莎说她那边已经没有危险了,所以我就扔了面罩,想看看他看见我的样子能不能认出我。”

“那,他有认出你来吗?”克林特嚼着饼干,挑眉问着。

詹姆斯眼神暗了暗,接着说:“他愣了一下,但是没有停止攻击,我和他打了十分钟,没能摘下他的面罩。”

“所以,就凭一面振金的盾牌你就断言那个男人是美国队长了?”托尼说出来大家都想说的话,“不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你太过武断了吗?巴恩斯叔叔?”

詹姆斯这时候并不想和托尼斗嘴,只是淡淡转移了话题:“我把事情讲出来并不是想劝服你们同我一起相信那个传闻中的‘冬日队长’会是史蒂夫,而是告诉大家我最近为了什么事情会离开这里,免得到时候你们找不到我抓瞎。”

“WHAT????”众人一脸‘WTF’的表情,黑人小伙山姆更是瞪大了眼睛,唯独娜塔莎一脸‘就知道你玩这出’的表情。

“等等?詹姆斯,你是想告诉我们你现在为了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美国队长的男人打算离开复仇者了?”布鲁斯推了推眼镜。

“不是离开复仇者,而是离开神盾局。”巴恩斯叹了口气,“你们都知道九头蛇和神盾局之间的纠葛,只要在神盾局的监视下我就别想抓到九头蛇的蛛丝马迹,而且福瑞也不会给我机会单独寻找的,所以我只有离开神盾局的势力布控,才有可能找到点线索。”

“等等,你走了谁来当队长?”

“就是!你倒好,拍拍屁股一溜烟跑了,剩下了烂摊子交给我们收拾。”

“这样可不厚道啊,小鹿!”

“你决定了?”

巴恩斯点了点头,看向红发女特工:“我决定了,娜塔莎。”

娜塔莎摇了摇头,从背后摸出一张折叠的纸,递给了詹姆斯:“昨晚整理出来的,最近二十年冬日队长的活动图,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接过纸,巴恩斯微笑着道谢:“谢谢你,塔莎。”

————

在结束了政治洗脑后,皮尔斯离开了冬日队长的房间。

走在长长的走廊上,皮尔斯对手下吩咐着:“加强对‘冬日队长’的监视,加快母舰计划。”

 

史蒂夫躺在行军床上,眼睛直直看着天花板上的铁皮。

“史蒂夫?”那个人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自己。

记忆深处似乎有个褐色军装的高个子男人也这样叫过自己。

史蒂夫闭上了眼睛。

是谁呢?

 

“咔嚓”

记忆大门的锁动了动。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