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青吏】夜访记 13.2

13.鬼眼(2-4)

 

“赵吏你干什么啊!”夏冬青顾不上看银行转账成功的提示,直接冲到白川和赵吏的中间挡住:“有话好好说不行吗?他都是鬼魂了,你就不能好好给他说清楚吗?”


赵吏咬着牙绷紧了下颌,眼珠子狠狠地等着一脸无辜抱着受伤手臂的白川,一把拽过碍事的夏冬青护在自己身后:“白川,十天前从冥界跑出来的恶鬼,打伤了我们数十名摆渡人,这样的理由可以了吧!”


听见这话,夏冬青下意识道:“你没事儿吧?”同时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晃了晃。

 

赵吏瞥了眼夏冬青,看上去不像是幸灾乐祸的样子:“爷技艺高超,我要在场当时就给他拿下了。”


哦,搞了半天没在场啊。


夏冬青默默在心里给为赵吏担心的自己翻了个大白眼。

一记束魂锁让白川不能动弹后,赵吏拿出手机给负责接手的摆渡人打了个电话将一脸茫然的白川传送回了冥界。


目睹全程时间不超过2分钟的夏冬青喃喃自语道:“就这么简单?那他是怎么打伤十几个摆渡人的?”


赵吏懒得搭理不懂行情的员工,随手拿了包子弟拆开,边吃边走向柜台:“最近怎么样?”


“不就一直那样吗?你这段时间不见人,去哪儿啦?”夏冬青一边收拾货架上呗赵吏那薯片弄乱的零食一边抬眼看向坐在柜台里面的赵吏。


黑了点,似乎还瘦了。


赵吏扫了眼台面,抬头又看了看门口的门铃,转头看着夏冬青的眼睛道:
“冥界的人来过。”


夏冬青下意识紧张起来。


“你……是个长得很像你的人。”想了想还是照实说了,“他说是什么阿茶找我,然后我眼睛一眨就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方看到一个女人。”


赵吏听了这话没出声,双手食指不停戳着计算器的按键,夏冬青也停下了手中的事情,不知想从赵吏嘴里说出什么来地安静站在原地等着。一时间就只听见整个便利店里回响着4646464646464646的机械女声。


吏哥你犹豫了。

如果这个时候木兰在场一定顺口就会说出这话。可惜她不在此,夏冬青也成功地将赵吏的沉默理解为事不关己的高高挂起。


“我,我去库房看看方便面存量。”夏冬青急忙转移话题,快步走进了库房。


可惜夏冬青的步伐太快了,不然这个时候他只要迟疑一下回过头就能看见鬼差正抬着头,用可被人类称为哀怨的眼神看着他。


看着夏冬青走进库房,赵吏心烦意乱地扔下手里的计算器,薯片也没吃了,瞪了眼背后墙上的夏冬青的员工照,从怀里摸出新发的苹果11,瞳纹识别后打开了工作群。

“夏眠,帮我预约阿茶大人的会面,越快越好。”

发出消息的赵吏并没有解决事情的轻松,反而皱着眉毛又在手机投射屏幕上上划下拉的。


“叮铃~”

赵吏收了手机,抬眼看着走进门的女孩儿,穿着校服,扎个马尾。


“大叔,你这里有卖……啊!有!请给我来份关东煮!”小女孩儿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地跑过来,“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些!”


赵吏抬眼看了看小女孩儿背后的金色守护神,案子瘪了瘪嘴,抬起嘴角笑着给小女孩儿拿关东煮。


“谢谢大叔!多少钱啊?”小女孩儿边接过热腾腾的关东煮边从包里拿出粉色的钱包要付账,夏冬青正在这时从库房里走出来,正想帮着不熟悉价格的赵吏开口收钱,就被赵吏的开口打断了。


“说起来小姑娘你可能不信。但是今天是我们便利店营业的一周年纪念,你是我们的周年纪念的第一百位顾客,所以这单免费。”赵吏弯着嘴角,眉眼弯弯的看着对面的小女孩……后面的守护神。


“哇喔!!好棒啊啊啊!!!o(≧v≦)o~~”小女孩开心的跺了跺脚,欢快的道谢后推开玻璃门离开了。


还没等夏冬青问赵吏是不是要庆祝一下周年,赵吏就垮了脸,憋着嘴嘟嘟囔囔的继续吃拆开的薯片。


“我去,倒霉,怎么就恰恰碰到他了。”赵吏用劲儿嚼着脆嘣儿的薯片咔咔的响,“真看不出来神也会守护凡人。切~”


“赵吏,什么啊?”夏冬青凑上去好奇的打探。


赵吏看着好奇宝宝样子的夏冬青,心情似乎好些了,便开口解释:“刚才那小孩儿背后的你能看见吗?”


夏冬青皱了皱眉;“你是说鬼?可是我没看见啊?”

“难道眼睛花了?”


赵吏嚼着薯片解释:“不是你眼睛花了,因为那个不是鬼,那是神。”

“金神,是那个小孩儿的守护神。”


“守护神啊,那有啥奇怪的?”


瞪了眼插话的夏冬青,赵吏接着讲:“金神是他们的一个统称,因为只要是神就会浑身泛金光,好像自带出场柔光一样。刚才那个是东方神少昊,他的脾气古怪,神格变化多端,按理来说是绝不肯做凡人守护神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对了,以后那个小孩儿如果再来就记得怎么能让她开心就怎么做,守护神的情绪很大程度是被人类情绪影响的,你让那小孩儿开心,少昊就不会对我们迁怒。”


“哦,哦!好的!”夏冬青又想开口询问那个神格是什么,却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挂了电话的夏冬青脸色差到赵吏都不得不开口问问发生什么了,夏冬青收起手机一边整理货架一边诺诺开口:“没什么,就是现在的房东说下个月的房租要涨价了。”


赵吏看了眼蔫儿耷耷的夏冬青,没说什么。


整理货架的夏冬青已经对神啊鬼啊什么的没那么多求知欲了,现在连住的地方都要没了,哪还有工夫管这些神怪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