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康诺】醉春风 章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牡丹亭》题记

 

章一

记得刚下山的时候,师傅叮嘱了好几次,习武之人当存良善之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乃是侠之道义。可是为什么师傅不说完整句话呢?这山下之人怎么这般不讲道义!下药这种最让人不耻的方法竟然给用出来了!

胡皓康一面内心忍不住抱怨着,一面跌跌撞撞地往黑黝黝的树林子里躲藏着,身后不远处移动的点点火把和粗狂的山贼声音更是越来越接近了。

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跑了一个多时辰的胡皓康终于由于药物原因昏昏沉沉地倒在了黑黢黢的树林子里。

——————

“诶,你轻着点儿。”

“对不起啦爹,我看着还以为这是好的药壶嘛。”

“你真以为你去了趟镇上就能逃过熬药的命运啦,少装,这药壶在你去之前就有点坏了你别给你爹我面前装,自己救得人,自己熬药喂药去!”

“爹,不要这么计较啦,喂,你真不出手啊?喂!”

……

好吵。

胡皓康迷迷糊糊的想着,头一偏,又沉沉睡去了。

 

胡皓康眼睛一睁开,就发现看到的并不是树林,而是一片黄色的竹片瓦;躺着的也是熟悉的床铺,翻身起床时还发现自己身上被人细心的盖上了被子。

正想着这是怎么了,竹子做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个身穿浅绿色长衫的束发少年手中端着一个药盅走了进来,脸上是盈盈的笑容。

“你醒啦!放心吧,这里是我家的医庐,一般没什么人来的,很安全,快把药喝了吧。”少年说话间便倒好了药在碗里,放在竹桌子上,又走到柜子旁拿出了件灰色的长衫递给了胡皓康。

“你的外套太脏了,我就给你拔下来洗了,昨夜里下了雨,还没干,将就着先穿我的吧。”少年手里的外套没被胡皓康接过去,这才注意到胡皓康脸上的防备。

“真是的,瞧我这记性。我叫刘诺一,是个大夫,这里是我家的医庐,昨天夜里我从镇上回家时在路边看见的你,所以就带你回我家了。你可以放心,我家就我和我爹,我爹不太爱见人,所以你只用记住我的名字就好了!”刘诺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胡皓康走向椅子坐下来,“你这腿上的伤虽然需要多休养些时日,但我爹说了你还是要动着,不然不利于腿上康复。”

“谢谢你。”胡皓康看着这阳光的少年,不自觉的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不用不用!我们医者本来就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刘诺一突然脸有点红,“你说话声音可真好听。”

“……路见不平是形容侠客的,大夫不适合。”胡皓康从没听过别人对自己的赞美,在山上学刀时就只有他和师傅,前几日才下了山就遇上山贼,这还是他第一次心平气和的与陌生人交谈,这下本来就话少的胡皓康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呀!我忘记把草药拿出来晒了,你先休息,我待会来找你。”刘诺一突然变了脸色,忙忙起身要出去晒草药。

“胡皓康。”

“啊?”刘诺一转过身,一脸疑问的看着用喝药的碗挡住半张脸的灰衫少年。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我的名字,胡皓康。”胡皓康的声音闷闷的从碗里传出来,刘诺一继而一笑重重点了点头:“好的,康康哥哥,你叫我诺一就好。有事就叫我,我立马过来!”

匆匆跑开的刘诺一自然错过了胡皓康难得一次的耳朵红。

真是的,碗里自己的回音实在是太响了。

胡皓康摸了摸自己热热的耳朵,为自己找了个合适的借口。

 

 

待续

关于【束发问题戳我

所以这里年纪就是康总17,诺一15.

我每次一看到古风江湖,或者自己一写就会不自觉地套那种比较文绉绉的话,但是我觉得这对不适合,毕竟年纪那么小,所以有点改动,希望不影响卖安利;)

  1. 美人逢面徒奈何君百 转载了此文字
  2. 美人逢面徒奈何君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