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all越】越来越好·章八

章八、

 

第二日回到家,陵越陵端两兄弟被紫胤罚去菜场买菜回来做午饭又是一阵小骚动。

“屠苏,你留下来,和我下盘棋。”紫胤边说边从书房拿出一副围棋,也不管屠苏说的‘我不会下围棋’便把人单独留了下来。

陵端推着超市的选购车,有点担心的问道:“哥,我们留爸和那个屠苏在一起真的好吗?”那个屠苏会不会伤害老爸啊?

陵越拿着紫胤给的长长的一串菜单选购着菜品,回答道:“没事儿的,我之前和爸说过屠苏的事情,爸不会为难屠苏的,阿端你拿下右边的白菜,拿两个。”

“这个?”陵端举着卷心菜问道。

“这个是卷心菜啦,那个长长的,叶子青色头上白色的才是白菜。”陵越也随手拿起芹菜解释道。

“哥,那个,好像是芹菜吧?”

紫胤似乎忘记了自己两个儿子都是从没下过厨的肉食系动物呢~

“陵叔叔,我真的不会下围棋。”屠苏看着坐在对面的紫胤,有点头疼的解释道。

“我知道。”紫胤一句话堵着本来不善言辞的屠苏更加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你为什么让我留下来。

“我知道你,你叫韩云溪,是南疆乌蒙一族唯一幸存的孩子,或者说,”紫胤放好黑子抬头看向对面脸色平静的男人,“唯一依赖养尸术幸存下来的半尸人。”

强压下心里的不安和恐惧,屠苏开口:“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让你还能变成人类的人是我。”紫胤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你母亲韩休宁是我师妹,你父亲和你母亲的婚事是我和……另一个人帮忙撮合的。”

“我,我从没听母亲提起过你。”屠苏冷着眼打量着毫无攻击态势的紫胤。

“你这孩子。”紫胤笑了下,“韩氏全族覆灭那日你不过一两岁,怎么会听过你娘他们提起我。不过有点防备心总是好的。”

“当初我救了你却没能救活你爸妈,我也很自责,所以一直将你交予我下属红玉抚养,这次你出来红叶湖也是我让红玉放行的。”

“你、”屠苏想说什么,却被紫胤打断了。

“其他的我不谈,只有一点。我知道你很奇怪为什么陵越会忘记小时候的事情,可是答应我,别想着让陵越想起来,这样的生活对陵越而言才是最好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屠苏话刚问完,门铃声便响了起来。

“去开门吧,陵越陵端回来了。”紫胤却挥挥手差使屠苏前去开门,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屠苏皱着眉,无法不去在意紫胤这话里面的巨大信息量,还是很听话的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打扰了我们……百里屠苏?”王元芳一等陵家大门打开便掏出了自己的警官证,却不想看到的不是陵越。

狄仁杰看到出现在陵家的百里屠苏也觉得很奇怪,但还是及时打破了突然的尴尬:“你好,我们是来找陵越的,请问他在家吗?”

屠苏看了看这两个人,皱着眉刚想关门,却被客厅里的紫胤出声打消了赶这两人离开的念头:“请客人进来吧,反正陵越待会儿就回来了。”

“你们进来吧。”屠苏皱着眉,转了个身领着王元芳、狄仁杰二人进了门。

“打扰了,我是K市警察局首席法医王元芳,他是我朋友狄仁杰。”王元芳一进门就感觉到了坐在客厅里一个人下围棋的中年男人散发出来的强烈的生人勿近的气息,甚至比百里屠苏明显的不欢迎还明显。

这么不想我们进门干嘛还喊百里屠苏让我们进来?

“你们找陵越有什么事。”紫胤看了王、狄两眼,在王元芳的面容上多停留了几秒。

“是这样的,我们来找陵越是想向他咨询一些关于陵兰报失案的详细情况。”王元芳没注意到紫胤对自己的多看,“请问陵越何时会回来?”

“当年的案子你们问陵越也没什么可问的,陵越被人找到的时候已经昏过去了,醒来之后也因为惊吓和脑部曾经遭受的重击而遗忘了从前的所有事情。我是他们的父亲陵紫胤,你想问什么可以问我。”紫胤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一个人下着那盘逐渐丰满起来的围棋。

听到这话,不止王元芳和狄仁杰怀疑的看着紫胤,包括屠苏也不信任的上下看了看明显玩围棋玩的很开心没有一点很认真做事样子的紫胤。

“年轻人,我年纪也不轻了,过去的事情记不大清楚,你不抓紧问,我拍我待会儿就忘记了。”紫胤看似随意的说了句,却惹得屠苏脸色变了变,很快却恢复了面瘫的样子。

“哦,那个,今天上午8点45分到9点15分的时候陵越在哪里?”王元芳很快反应过来忙开口问。

“陵越在家里,那个歌时候我们刚从青峰山回来,这小区的监控应该有记录我们开车回来。”屠苏开口,看着王元芳。

————

“……”王元芳从陵家出来之后忿忿地踢了一脚地上的青草。

“元芳你也别气了,起码这证明了今早的档案遗失绝对不是陵越做的啊。”狄仁杰安慰道。

“我总算知道姐姐常说的商人奸诈不可信是怎么回事儿了,那个紫胤就根本没想过告诉我们当初陵兰失踪的事情,亏我还问了那么多遍!”

想着之后不管怎么询问,紫胤都相近的回答“当年的事情是在令我伤心,尤其是陵越被救回来后的失忆,所以我便决意将往事封尘,这又相隔将近二十年,还请恕我年老记忆不佳,着实不记得了。”

“既然这样干嘛让我们进门!!!”王元芳说罢又踢了一脚青草。

“别生气了元芳,我们去吃点东西吧,也要中午了~”狄仁杰急忙转移王元芳的注意力,“何况不止陵越这一条线啊,当初不是有人送陵越回来的吗,我们一边查警局里的那个黑衣人,一边调查当初送陵越回来的人,一定会知道真相的!”

“嗯!没错,吃饭去,我待会儿就回去查!”

“元芳,今天我也要陪你一起查~”

“走开!狄仁杰你别挽我手!我又不是女生!”

“我的元芳可比女孩子优秀多了~”

“谁成你的了!你下午给我回你公司上班去!”

“我已经和姐夫请假啦~~姐姐也同意我这段时间陪着你啦~”


————


陵越锁好车门,让陵端先拿菜进了门,却感觉浑身凉了凉。

“奇怪?”转头看了看自动感应已经关上的车库门,陵越有点疑惑的进了门。

相隔着一道卷帘,铁门外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