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all越】越来越好·章六

章六

 

 

“哥哥、哥哥,我们去后山看看吧?”

 

你是谁?为什么这么黑?我看不清啊!

 

“我不怕鬼啊怪的,我们有爸爸给的护身符啊?哥哥你忘记了吗?”

 

什么护身符?

 

“哥哥,我、我怕,好黑啊。”

 

不是说你不怕的吗?怎么抓我手臂抓的这么紧?

 

“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啊啊啊啊!!!”

 

别跑啊喂!!这么黑跑散了我可就找不到你了!!!!回来啊!!!

 

“别跑了啊!”陵越猛地睁开眼,却看到一双墨色的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吓得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

 

百里屠苏听到陵越的叫声立马推开了陵越的房门,却看到一个身穿古装的少年捂着耳朵站在陵越的床旁。

 

“怎么了陵越!”屠苏边说边右手结印,打算出手对付这个蓝色古装的少年,却被陵越出声无意打断了。

 

“没事儿屠苏,兰生你大早上的穿这样在我房间干嘛!”饶是一向淡定内敛的陵越,这一大早的也禁不住方兰生这般惊吓。

 

“陵越大哥你看我这身可以不?我这不也是为了你们的下次新品发布会嘛。你忘记上次我们吃饭的时候你让我和我姐这个月28号当你们公司的化妆品发布会的主持人吗?这衣服就是芙蕖昨儿个送来的,让我和姐姐试试看合身不,我就想让你过过目先,嘿嘿,只是时间没找对啦~稍微早了点儿~”方兰生说完一脸调皮的眨了眨眼,跳到百里屠苏的面前上下看了看,转过身问道:“这就是陵端说的百里屠苏?”

 

陵越摸着额头,脑袋有点晕晕的应声道:“是的。屠苏他是方兰生,陵端的同学。”


自己之前为什么会大叫着醒过来呢?做梦梦到什么了?被方兰生这么一闹,陵越也忘记了方才梦里模糊看见的事情。

 

 

早上7点15分,陵越陵端坐一边,屠苏兰生坐饭桌另一边,安静的吃着早餐。

 

换回衣服的方兰生看着默默吃饭的三个人,不由得嘴欠道:“哎呀,你们吃饭怎么这么 闷啊?今天周末诶,有什么要出去玩的嘛?”

 

“方兰生,你吃完饭就乖乖去客厅玩,谁叫你说话了。”陵端拼命朝仿佛眼瞎了的方兰生使眼色,这个来历不明的百里屠苏已经霸占他哥五天了,他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可以和陵越谈谈关于这个据说出现在自己卧室的陌生人,这个时候就不要给他们借口再出去玩啦!!

 

不过很可惜,即便兰生这个时候已经大概猜到了陵端的心思想收口,却还是被陵越发散开了:“对哦,周末了。屠苏要不要逛逛K市?我这几天忙着工作都没能带你好好逛下这里,K市的风景还是很棒的,还有很多可以玩的地方,今天要不要去?”

 

屠苏看着一脸温和微笑的陵越,心仿佛被山里最柔软的轻风拂过,痒痒的,暖暖的。

 

“好的,麻烦陵越了。”屠苏咽下早餐,露出个浅浅的微笑。

----

坐在陵越的盖拉多副驾驶位上,屠苏表面上在看窗外的风光,实际却利用着后视镜观察着陵越的模样,真是……越看越觉得陵越长得秀气好瞧,自己当初怎么那么好运的遇上了这个人呢?

 

而陵越也不时侧头观察屠苏的神情,见屠苏嘴角笑意不减还以为是K市风光来的的好心情,自己也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屠苏喜欢就好。

 

而坐在陵端深蓝色保时捷副驾驶上的方兰生就直接架着望远镜观察着前面不超过三十米远的陵越车里的两人。

 

“怎么样?那个百里屠苏有没有对我哥动手动脚?”陵端开着车,不能看望远镜的他只有不停的催促着方兰生来获得情报。

 

方兰生放下望远镜,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开车的陵端:“陵越大哥有谈恋爱吗?”

 

“什么啊?”陵端被方兰生问的莫名其妙。

 

“我问你知不知道最近陵越大哥有没有和谁谈恋爱啊!你听不懂中国话啊!”方兰生有点受不了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没有啊?没听说大哥谈恋爱啊。”陵端仔细想了想,“你干嘛问这不搭调的?”

 

谁说不搭调了!!!陵越大哥和那个百里屠苏的表情明明就是恋爱中的傻瓜才会有的啊!!!你们陵家的人都没谈过恋爱的嘛!!!

 

方兰生微笑着带上了自己的耳机将音乐声调到最大,打算忽略这个有点兄控的陵端的质问:自己待会儿好好看吧,我要休息会儿。


这头陵家两兄弟开着车兜风,那头欧阳家兄弟在别墅地下室争执起来。


“哥,你让开,我要自己来查。”欧阳明日穿着一身道袍在地下室摆了个神坛手执桃木剑准备做法。


“明日,你等等啊,这件事还没有……”欧阳少恭的话没说完就被欧阳明日打断了。

 

“你自己不愿意查还不准许我来查吗?”明日冷着脸,“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爸妈的仇你忘记了吗?不管这件事和陵越有没有关系,僵尸就是邪恶的、应该被销毁的!人类和僵尸本就是不同的!我这样做也是在保护陵越!你不要阻止我!”

 

少恭皱着眉,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说出口,只是一直挡在神坛面前的身子移开了。

 

明日瞥了眼自己的哥哥,开始执剑做法。

------

紫胤下了飞机,就感觉到一阵熟悉的真气穿过人海来到自己的耳边。

 

“你先回公司,我待会儿过去。”嘱咐了身边的助理几句,紫胤找了个出租车便离开了机场。

 

来到郊外的公墓,多给了司机三百块让司机等他出来再走,紫胤便走进了墓林深处。

 

“好久不见了,函素。”紫胤停在一块墓碑前,看着碑上的相片,不禁回忆起了年轻时的事情,当时……

 

“主人,屠苏出来了,他来找陵越了。”一声轻灵的女声打断了紫胤短暂的回忆。

 

“屠苏合适来的?”紫胤并不吃惊,仿佛一早便料到了似的。

 

“五日前。这个地方的道士也该觉察到了。”那女声轻灵的语调里似乎掺上了一丝担忧的情绪。

 

“他们两兄弟也该有所察觉了,还有什么吗?”紫胤若有所思的动了动眼珠。

 

“无事了。”

 

“好的,我有事会来找你的。”紫胤点了点头,手一扬,墓场又恢复了平静。

 

最后看了眼墓碑上年轻的函素照片,紫胤转头离开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