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all越】越来越好·章三

陵越的盖拉多Gallardo【哈哈哈哈,对不起啦我就是爱陵越多点,连车子的图片都要多放一张啊哈哈哈哈哈哈~~~~~

 

 

章三、百里屠苏

第二天是周三,陵越照常和少恭女神龙打打闹闹的从人工湖边慢慢的走回了自家的别墅。

“少恭,今天应该会早点下班的,我请你吃饭啊~”陵越想着今天自己的行程蛮空的,干脆约了少恭一起吃饭。

“好啊,难得陵总有空。”

“你再这样叫我就让你买单啦!”陵越笑着威胁道,“好啦,女神龙还你,我先回去洗澡吃饭,7点40,老规矩啊!”

“放心啦,你车好不容易保养回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请我做你车的机会的~”少恭笑着看陵越回了家,拉着女神龙也刚想回家收拾下,结果女神龙却直直盯着陵越家的大门,牙一耸一耸的,看上去攻击性十足。

“女神龙?怎么了?”少恭不是很明白女神龙这是怎么了,“陵越回家啦,我们也要回家啦。”

女神龙歪了歪头,眼神却还是盯着陵越家的大门。少恭见女神龙安稳下来了,便拉着女神龙往自己家走去:“你今天怎么了?陵越天天这样和我们说再见的啊,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留恋他?”

女神龙边走边回头,刚刚,牠似乎看见了什么:人类啊,愚蠢的人类啊,怎么不能好好观察下!但是那股陌生的气味只出现了一下,马上又消失了,难道真是自己闻错了?

今天的柯利犬也心塞塞自己的能力没被重视。

陵越上了楼,却看见自己弟弟陵端的房门却紧闭着:臭小子不会还没起床吧。

虽然知道陵端已经是大学生了,但是想着早睡早起身体好的陵越还是敲开了陵端没锁的房门。

“阿端,太阳照……呀!”

真不怪陵越叫出声来,任谁看到自己那标称直的和路灯杆一样的弟弟大清早的和一个男人——还是个陌生男人在床上纠缠着,这搁谁身上不惊讶啊。

“对、对不起啊,你们继续、继续……”就在陵越以为自己打扰了弟弟的晨间性致打算快点离开现场时,那个和自己弟弟抱在一起的男人却放开了陵端快步走到陵越面前,挡住了陵越的路。

“你是陵越吗?”男人长相英俊,眉间一粒淡淡的朱砂痣却更添几分稚气。

“嗯,是的,我是阿端……”陵越的自我介绍还没出口就被男人以一个拥抱打断了。

“我终于找到你了!”男人紧紧抱住了陵越,陵越下意识的想挣开,却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出。

“你、你不是阿端的男盆友吗?”陵越说着,却看到方才和此人纠缠的自家弟弟此时还在床上睡的正香,完全不知道陵越这儿发生了什么。

“阿端是谁?”谁知男人却一脸正直的反问自己。

“阿端是我弟弟陵端,刚才我进屋前你抱着的男人。”陵越边说边感觉事态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你是谁?你不是阿端的男盆友是怎么进我家的?我不认识你。”

“我是韩、我是百里屠苏,陵越你不记得小时候我们见过面的吗?在夏令营的山里,你和你弟弟陵兰走散了遇上的我,你忘记了吗?”自称做百里屠苏的男人神色间的真挚和急切断断不像是骗子装出来的,加上陵越本身对于幼年之事有断片的差错,一时间也不好断定此人究竟是不是在骗自己。

“我、那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陵越想了想,“我们既然只在小时候见过面你又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我是寻着你当年留下的讯息找来的。”百里屠苏一脸认真的解释着,手却一直紧紧攥着陵越的手臂。

陵越还要开口再问,却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关掉手机设定的闹钟,以防万一这个百里屠苏留在自己家里出什么问题,陵越带着他出了陵端的房间顺手拿上沙发上自己放着的西装外套和文件袋:“你先和我走去我公司,有什么问题路上说。”

说着也不管这个来历不明的百里屠苏有没有抗议便领着这人走到了自己车库里,看着昨天才从维护站送回来保养过的白色Gallardo很内疚的打电话给欧阳少恭告诉他今天自己不能送他去医院了。

“哦,好的,你自己很久没开车了,今天要注意安全啊。”叮嘱着陵越开车小心后,便挂断了电话,此刻的欧阳少恭看上去完全没了之前开心上班的模样,略微的沧桑倒是真的。

“诶,你没事吧?”欧阳明日吃过自己的早餐,看着穿的人模人样的少恭却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儿蔫儿地挂在自家沙发上,还是有点担心的问着。

“陵越刚才突然打电话说改天送我,他公司的事情应该没这么忙的啊,怎么就突然急匆匆的要去公司了呢?”

看着一改平日冷静自持模样变得碎碎念起来,欧阳明日很明显的白了一眼沙发上的某人,一边慢悠悠的往门口走去,一边开口问道:“你是打算今天翘班,还是和我一起打的AA车费,快选,我要上班了。”

“37分。”

“55分。”

“……抠死了你,怪不得没姑娘约你。”欧阳少恭一边抱怨自己的弟弟一边从沙发上起来准备出门。

“呵呵,我这叫宁缺毋滥,总比你久攻不下好。”欧阳明日边说边开了门。

不愧是亲兄弟啊少恭……

——————

开着车行驶在不算拥挤的三环上,陵越瞥了眼副驾上做的端端正正的男人,内心不免有点好笑的开口道:“放轻松吧,我不会在没弄清楚事情真相前送你进警局的。”

百里屠苏听了陵越这话虽心里轻松许多,但常年习武的习惯还是让他保持着端正的坐姿坐在位置上,说实话,能在被安全带绑着的状况下还坐的和在课堂上似的,这样的百里屠苏着实让陵越很佩服。

“好啦,我就给你这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自己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还是在陵端的房间里。”陵越收起心中的那点佩服和好奇,端起模样,学着平时谈判桌上的姿态问着。

百里屠苏看着身边一身紫色西装白色衬衫的男人,感叹着对方多年不见又好看许多的同时不忘避轻就重的回答着陵越的问题。

“我是在4岁的时候遇到你的。你当时和你弟弟陵兰参加一个夏令营来到了我住的山区,你和弟弟走散迷路到了山里,是我遇上你并且陪你走出来的,陵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自打百里屠苏开始说,陵越就一直注意着对方的神情和动作,却看不出任何的破绽,陵越不由得相信了百里屠苏的说法。

“对不起啊,我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好了之后就忘记了5岁之前所有的事情,连小兰走失的事情都是无意中听到我爸爸和一个叔叔聊天时谈起的,我真的不记得5岁之前所有的事情了,你别生气啊。”

陵越本就是个心地善良之人,这回相信了屠苏的说辞后更是对这人相当内疚,不过智商不下线的陵越还是抓住了一个问题:“但是,屠苏,我就叫你屠苏吧。你怎么会大清早的出现在我弟弟陵端的房里,还、还……衣衫不整的,我还以为……”

屠苏便面波澜不惊,实际内心狠狠的骂死了昨晚给自己指路的小狐仙:“我昨晚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们家,看见你们客厅的落地窗没有关就进来了。那陵端身形和照片上你的身形有几分相似,我太累了,便倒头睡了过去,都怪我,昨晚我该开开灯的。”真假相掺的话说出口,虽然细节部分让人有点思考,但是大体上陵越还是接受了屠苏的说法。

“也是,各大杂志商报全是我家族的商业消息和我的照片;不过我也真佩服你诶,假地址那么多你怎么知道西郊的别墅就是我们家啊?”

“我找了很久。”屠苏淡淡微笑着看着一脸好奇表情的陵越,咽下了没说出口的话。

很多年、很多人、还好我没放弃,我终于找到你了陵越。

 

TBC

还是让苏苏上线了,古剑也要完结了呢【忧伤脸

等苏越热情消了我一定得把青吏的坑填了【会有那么一天吧……

另一篇的苏越、呵呵,我说我想弃了应该没人会抗议吧……

小狐狸就是襄铃,没错我就是懒得取名全搬剧名的好作者【要点脸好吧!!

话说没人觉得这辆白色的跑车和大师兄的气质超级衬的嘛!!【其实我很想找辆基佬紫的跑车啊你们造吗?!!可惜没找到合适哒!!!!好像看陵越基佬紫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