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拓冲·景卿衍生《月半》

点梗一之拓冲(景卿衍生

题目:《月半》
长度:短篇
设定:宇文拓——北汉大将军
      令狐冲——华山派掌门    (算是AU啦)

客串:百里屠苏——天墉城执剑长老
      陵越——天墉城掌门


正文:

今夜是八月十五,本来令狐冲约了来华山的天墉城大弟子陵越一起去后山喝喝酒聊会天,本来两人是多年的好友,即便陵越从来滴酒不沾也一早就答应了令狐冲这要求,却在令狐冲拎着酒壶去敲陵越房门时被天墉城另一板着脸的弟子告知陵越今晚早早便睡了;令狐冲看这名叫百里屠苏的少年说完便关上了房门的架势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这喝酒也不是什么被师傅们看好的事情,只得摸了摸鼻子独自回到自己房间里准备自己喝点儿小酒。

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令狐冲在喝了两口酒后尤其体会这话的意义,又见窗外月色正浓,便轻轻一跃到自己房顶上对月同饮了起来。

令狐冲喝完了自己带上来的三壶上好的状元红,眼神微醺的看着天上那轮圆月,恍惚中仿佛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他本不该遇上却又爱上了的人。

“别想了你。”令狐冲恍惚间似乎听到有人在自己身旁说话,努力挣扎着要起身看看这人是谁却又一个脚步未稳差点从房顶上掉下去,幸好被来人一个拦腰抱住了。

“你、、你是谁?”看着自己怀中蓝衫的华山掌门眯着眼皱着眉看着自己,黄衫的来人不由得有点好气的开口道:“你怎么喝的这般烂醉?要是别人,你也要他们这样抱住你吗?”说完最后一句习惯性的挑了挑眉,剑眉入鬓,煞是英俊。

令狐冲歪了歪头,顺手摸上黄衫之人的发间,黄衫人也不恼,就这么抱着华山掌门摸自己的头发,夜色间,一黄一蓝两道身影竟是如此和谐。

“哈!小辫子!宇文拓!是你!”连用四个感叹句,令狐冲的兴奋不言而喻,一下子眯着的眼睛竟是睁得圆圆的,水润的样子让人不难联想到雪山上的狐狸们,宇文拓笑了笑没接话。

“不对呀?你怎么会在华山的?我明明听说北汉都城为庆祝前些日子大将军夺下敌城,中秋之夜要开庆功宴的,你这、你这大将军不去庆功宴怎么来我华山了?”

宇文拓笑了笑,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令狐冲的眼睛,蓦地,令狐冲竟然有种脑子很清醒的感觉,脱口道:“你想我了。”

这四个字一说完,原本脑子有点清醒了的华山掌门一下就奔唇上传来的重压和口中窜来的对方灵活湿润的舌头带的脑子又有点晕乎乎了,只顾着调整呼吸配合来人的动作,令狐冲没注意到宇文拓的手已经拆开了自己的衣带。

夜色正浓,明月照耀着,朦胧月色下掌门房顶两道纠缠的身影却得到了华山派所有弟子默契的无视:笑话,还想在华山混的就闭上眼睛回房间乖乖睡觉吧,宇文拓可是比戒律师傅更可怕的存在,尤其是,他还拐走过本门的掌门。

翌日清晨

华山派两个负责给各个房间送水的小弟子见面时分享了自己的见闻:

“你知道吗?”

“我给你说!”

“……你先说吧。”

“恶,好吧,我给你说,我今早给天墉城的掌门和长老房间送水时发现天墉城的掌门睡在他们执剑长老房里的!!是不是大新闻!”

“你那算什么大新闻,没听天墉城的兄弟说过他们掌门陵越和执剑长老百里屠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吗?落后的消息……”

“你!!”

“别气别气,我说说我的消息。”

“切!你说吧。”

“我今早给掌门送水,结果你猜我看到谁了!”

“掌门房里肯定是掌门啦!”

“不是哦!!我看到了一个怪怪发型的男人开的门接过了我的水,掌门应的门。”

“怪怪的发型?”

“掌门看是我就没说什么,不过看上去掌门和那个男人好像很熟诶。”

“怪怪的发型……是个满头小辫子但是长相很英俊的男人吗?”

“诶?你怎么知道?”

“笨哎你!!唉!!”

“怎、怎么了吗?”

“没听师兄们说掌门曾经被一个北汉的将军拐走过吗?”

“听、听说过啊,不就是那宇文……”

“……”

“我、我看到宇文拓本尊了?”

“呆子,快去练剑吧,你后悔也没用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

WWWWW   请叫我拉灯小能手

再去撸希宇和阿霆的W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