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好不容易开的脑洞我这次要好好珍惜慢慢进展了= =柒

这章有点少一定不是我的错【恩恩,单章的诅咒什么的……】

没啥剧情,就是个过渡的感觉~~

 

柒、

陵越虽然很累,倒在床上都能睡着的那种累,但是,在有人进自己房间的时候习武之人的警觉还是让他清醒了起来。

“谁!”陵越坐在床上,却看到是应该在西厢房休息的百里屠苏:“屠苏?你怎么来了?”

百里屠苏见到陵越并未停下脚步,还是走到了陵越的床边坐了下来:“我的内力已经全恢复了,你这几日全在帮我,我想报答你。”

陵越见百里屠苏这么一副没表情的脸说着这样的话不由得有点违和感。

“没事的屠苏,我救你并不求你要报答我。”陵越还是耐心的解释道。

屠苏却轻轻抬起了手:“我给你渡真气疗内伤。”说着便要发功,被陵越拦了下来。

“等等!”陵越并不知屠苏体内还有煞气自愈,还道此人强撑着要帮自己疗内伤,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道:“屠苏你真的想给我报恩?”

“嗯。”

“那好吧,我的伤势也无什么大碍,倒是我幼弟兰生,尚缺一武行师父,若你执意报我恩,便答应我教会兰生自保功夫吧。”陵越想了下说完。

屠苏点了点头:“没问题。”转而又看了看陵越,“你会道家仙术?为何不直接教你幼弟练习?”

陵越见屠苏这般好奇,索性便告诉了他自己和方家还有天墉城的关系:“家业太大,我一天全扑在了家业之上,何况我是打定了主意等兰生及冠便去天墉城的,自然不能教兰生道家之术。你教兰生些自保之术即可,切记不可教他仙术。”

屠苏点了点头,保证了自己不会教方兰生其他的之后便离开了陵越的房间,陵越见终于什么事情便倒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陵越没想到的是,这一觉一睡便睡到了第二日的上午。

第二日清晨,方府本沉浸在一日的晨雾缭绕中,突然后院爆发出了小少爷振聋发聩的怒吼倒是意外惊醒了闺房中的方如沁。

“啊啊啊啊啊啊!!!!!木头脸你干嘛!!!!”

等方如沁慢慢悠悠的换好衣服走到后院时,正看见昨日同爹、大哥一路回来的百里屠苏面无表情的站在蹲着马步的方兰生后面,是不是在方兰生想偷懒时拍他。

方如沁看着自己的弟弟这样被大哥请的小师傅这般严厉管教,心里感觉既安慰又失落,看了一会便回房了。

百里屠苏虽然木着一张脸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对着方府里每处动静都留意着在,更不用提就在他面前的方家小少爷的偷懒了。

“我说木头脸啊你真的而是来教我武功的嘛?我怎么觉得你像是来整我的呀,这马步就不能慢慢来吗?一来就一个时辰?我早饭还没吃呢!”

“……”

“你倒是说句话啊!我大哥真有喊你教我吗?”

“……”

“……你这人也未免太无趣了吧……”兰生便说便轻轻动了下左脚,立刻就被屠苏敲了下左脚。

“站稳。”

“……”兰生憋着嘴站好,内心安慰自己:没事的,就一个时辰就完事了,兰生别怕,等大哥醒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他一定会心疼自己的!!恩恩!让大哥心疼就好了!!

可惜等到兰生双腿发软的被府中下人抬轿去书院上课,方家大少爷陵越还没有起床。

百里屠苏吃过早饭便离开方府了,依着记忆力被自己亲手毁掉的地图往琴川西南边走了过去;正准备出门给奉方老爷之命给方家三兄妹再去自家布庄做三件新衣的陵端看到了百里屠苏的背影,有点疑惑这百里屠苏出门做什么,但是想到老爷吩咐的事重要便放弃了跟上去看看的想法,往相反的北边走了。

等到陵越起床准备好吃午饭时,百里屠苏便从外面回来了。

“屠苏,出去看了看吗?”陵越坐在花园的石椅上,招呼百里屠苏一起过来坐坐。

百里屠苏坐下后接过陵越递给自己的茶杯,喝了口茶道:“本想去找旧友,但是,没能找到。”

陵越本着‘帮人帮到底’的心态支了招:“若是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屠苏你尽管开口,我陵越定义不容辞。”

百里屠苏看了眼一脸正色的陵越,微微颔首道:“多谢陵越大哥。”

陵越笑了笑,却不再强求屠苏,毕竟自己和这位年轻人不算熟识,太过热切的打听别人私事到时候说不定惹什么误会。

喝着茶,陵越和屠苏二人均享受着此刻难得的安静与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