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好不容易开的脑洞我这次要好好珍惜慢慢进展了= =伍

最近这掐架之事看的我蛋疼,我是等等粉,要黑等等的对我尽早取关吧,借用微博上衣小伙伴的话,我不喜欢和别人掐架,因为在现实里一般直接动手。【严肃脸】

我粉等等,但是我也喜欢苏越,表明个立场希望掐架的看到直接点右上角小红叉。

 

伍、

要说这湖北往前推一百年,再往后推一百年,那也称得上是‘千湖之省’啊,但是偏偏在那一年,饥荒横扫大半个中原,干旱带来的饥荒自然没能放过‘千湖之省’的湖北。【这算架空虚构,请别被我带坏了你们的历史!】

陵越带着受伤昏迷不醒的年轻人来到湖北时,正赶上从方宅里拿着大包小包从府里往外走的人群。

“这是怎么了?”陵越随意拉住一位家仆装扮的男子问道,右手一直紧紧扶着昏迷的年轻人。

“这位公子是外地来的吧?你不知道,这逃饥荒的灾民们正从北方往南方走呢,湖北这也越加干旱了,我们老爷见在此地生意也不好做便给我们一年的银子让我们快离开这里去他处谋生。”家仆装扮的男子说完便要离开了,却被陵越抓住手臂留下来了。

“诶!我说你这人!”男子不满的抗议起来。

陵越打断了男子的不满:“你想今后不为生计操劳吗?想得到一份能不饿肚子的工作吗?”

男子愣了愣,立马说道:“我叫阿端,少爷你需要我做什么?”

陵越笑了笑,露出自己的大白牙:“你帮我扶我朋友进方府后找个大夫来给他看看,银子待会儿到方府老爷的房间找我拿,我叫陵越,方陵越。”

阿端都去找好大夫回府了,在大夫给昏迷着的少数民族号脉时阿端才想起为何觉得陵越这名字分外耳熟:陵越!!方陵越!!不就是老爷时常和别的大老爷聊天时总会提起的自己在琴川帮忙打理家族生意的方家大公子方陵越——方越生吗!!!天呐!!听了老爷念叨了三年的大公子就在府里啊!!!!!

再说回另一边急匆匆找自己爹的陵越。

陵越在府内房里找到自己多年未见只通信的爹时,方老爷正收拾着自己的细软,看到自己的懂事的大儿子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高兴地手中紫砂壶差点掉下地摔坏。

“爹!”陵越快手接过快掉地的紫砂壶顺手拿给自己的父亲,“爹您身体可好?”

方老爷拦过如今已经比自己还要高挑的儿子,激动地说着:“越生!你这孩子怎么来湖北了?”

陵越自从十年前便不再纠结父亲对自己的称呼了:“爹,琴川府里……”说着便讲起了此次来湖北的原因。

待陵越讲完方兰生和孙家小姐的婚事,方老爷总算是平静了下来:“你这意思是,兰生那孩子要和孙小姐成亲了?”

“说实话,孩儿觉得兰生和孙小姐的婚事还有待商榷,这才来到湖北找爹您拖点时间的。”陵越提起自己的宝贝三弟还是不由得做了最坏考虑,“那孙小姐年纪尚小,就婚嫁而言也未免年幼许多,还有那抛绣球……不滚么想我都觉得……爹,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方老爷笑着摸了摸陵越递过来的紫砂壶,眼睛一直看着一脸茫然的大儿子道:“越生,我以前一直担心你能否和如沁兰生相处融洽如同邻家的兄妹般,现在看到你对兰生的操心,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陵越听自己父亲这样说不由得害羞低下头,小声说:“兰生、如沁和我都是亲兄妹,我怎么可能不关心他们二人。”

“那你就不关心你亲爹了?”方老爷想起什么似得突然板着脸看向陵越,看的陵越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爹,我什么时候不关心你了?”
这几年就没再您面前晃过啊?怎么招惹您了?

“你关心我还老念着待兰生年满十八就将方家全权交付兰生自己去修仙?这叫关心我这个当爹的啊?”方老爷一想起自己乖巧懂事有聪明机警的大儿子老想着离家修道成仙心里就一阵阵的难受,却忘记了陵越当年能安稳活下来全亏了陵越的师尊,天墉城的道长。

“这件事情,我们当年是说好了的;爹,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您可不能现在不认账了。”陵越深知自己这个父亲是满满的不舍自己想离家修道成仙的,但是陵越也是个较起真来十头牛都拽不回来的人,当下气氛便紧张了起来。

正在陵越觉得不该和久未见面的父亲闹的这么僵局时,阿端的闯入无疑是最好的打破僵局的契机。

“少爷,大夫的诊费……”粗神经的阿端并没有感受到之前紧绷的气氛因为自己的进来而化冰了,“一共是二钱,当中包括的药材的费用。”

“好的,麻烦你了阿端,这是银子,剩下的去粗一辆马车来,我们待会儿就启程回琴川了,记得多卖点药材和食物回来。”陵越这是想起来了此次来湖北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带自己的父亲回琴川的可不能因为修道之事又和父亲闹的不愉快了。

“越生你怎么受伤了?”方老爷毕竟爱子心切,听的阿端方才所说以为是陵越收的伤,这也顾不上之前和陵越的置气了,忙站起来左右打量着为了给阿端拿银子而站起来的陵越:“哪儿受伤了?严不严重啊?怎么不让大夫多看看啊?”

陵越看自己嘴硬心软的爹这样也忍不住笑意道:“没事啦爹,不是我受伤了,是我在来湖北的路上遇上的一个朋友。”

*****我是苏苏一觉醒来发现不对劲的分界线*****

陵越本坐在马车内闭幕调息,忽而听得车外一声熟悉的鸣啼,一睁开眼,果不其然看到了年轻人已然睁开眼睛略带戒备的目光看着自己和睡熟过去的父亲。

用手示意年轻人别说话,然后自己悄悄开口道:“别吵醒了我爹。我叫陵越,来湖北找我爹时遇见的你、你的海东青;我是琴川人,你方才昏倒前似乎想去琴川,故而我便带你一同回琴川了,希望你不会介意。”

边疆装扮的年轻人皱着眉,半天才学着陵越一般压低声音道:“谢谢,有劳了。”

陵越见此人犹豫再三才说出这五个字便知道此人要不不善言辞,要不就是身份特殊不能随意和他人有过多交集之人,当下便识趣地闭了眼继续打坐调息。

不知过了多久,忽而听到那人小声的说道:“我叫百里屠苏,多谢陵越大哥。”

陵越闭眼嘴角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可惜此时撩开帘子看窗外一路跟着飞的海东青的百里屠苏并没看见,只听见陵越轻声回到:“不客气,屠苏。”

屠绝鬼气,苏醒人魂,屠苏,真是个好名字。

 

——————————

终于写完了五章!!!

我发现我单数章节每次都会卡诶!!这是为啥!!

苏苏终于能有名字称呼了!!!不再是‘年轻人’来代指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