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好不容易开的脑洞我这次要好好珍惜慢慢进展了= =肆

肆、

陵越下了剑,收好霄河后四下看了看,这里满地剑气和煞气留下的痕迹,却唯独不见留下这些痕迹的人。

正在陵越疑惑这究竟要不要再查查时,天上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啼鸣。

陵越循着鸟鸣一看,竟是一只芦花……不对,是胖的和芦花鸡有七分相似的海东青,这湖北境地怎么会有边疆才有的禽类呢?

那海东青看到陵越后并没有再啼鸣,反而围着陵越盘旋了两圈后拍了拍翅膀啼鸣一声向着那不远处的一片茂密的树林子中飞了去,飞到一半时还盘旋了一圈确定陵越跟了上来才继续往林子里飞了去。

“这鸟儿,倒还通几分人性?”陵越觉得稀奇的同时不忘攥紧了自己手中的霄河剑,快步跟上了海东青走进那茂密的树林子里面。

走了一会儿,那只海东青终于歇在了一棵矮树的低枝上,不动了。

陵越猜想那被高高长着的杂草掩盖的树下一定就是这只海东青想让自己找的……人?

扒拉开比人还高出许多的杂草后,出乎陵越的预料,这竟然躺着一个昏迷者的、肩上有伤的年轻人;看这身黑红的少数民族装束,应该不是中原之人,只是不知怎么会千里迢迢到了这里?

陵越从小习武修仙,加上家中又有一不是闯点会让自己挂彩的小祸的弟弟,对于一些简单的包扎倒还是蛮得心应手的;这不,就直接蹲下撕了自己的衣角给这躺着的男孩儿包扎起来了。

不知是包扎的动作还是伤口的疼痛,年轻的男孩儿此时突然睁开了双眼;就在陵越以为这个年轻男孩子清醒过来想问他究竟这是怎么的时候就被男孩子用一把剑抵住了脖子。

“你是谁?在干什么?”年轻的男孩子听声音倒是不算年纪小,只是这般被人用剑抵住脖子的问话确实让陵越有点不习惯。

“在下琴川陵越,看到小兄弟受了伤在帮你包扎伤口,方才是我弄疼了你伤口了吗?”虽被人威胁着生命的安全,却还是下意识的关心着他人的安危,陵越真是……

“琴川?”年轻人放下了手中红色的剑,“这已经是琴川境内了吗?”

陵越见这年轻人脸色苍白,头上还有点汗珠,知道这人怕是硬撑着在和自己说话:“你别急,这里不是琴川,但是离琴川已经很近了,我是琴川人,你若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琴川。”

“琴川、我得……”

看着晕倒过去的年轻男孩子,陵越微微叹了口气,背起不轻的伤患使出御剑之术快速往湖北的方府宅邸驶去。

那海东青似有灵性般一跃而起紧紧跟在了陵越后面,陵越看了眼海东青,没说什么,只家快了点速度。

这人、还真是有点重呢。

——————

见面啦见面啦~~~

虽然马上又昏过去了= = 

这章好短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