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百

☆个人杂乱物堆放所☆

©君百
Powered by LOFTER
 

【Wink】对角线法则

 

这一切都是我昨晚的一个梦,一切都是我的妄想,什么建筑类的设计类的都是梦里冒出来的,不科学的哈,不要上升——都是剧中人物也没啥好上升的嘛






                                                     对角线法则

       在建筑面积偏小的情况里,为了让居住者的居住舒适度最大化而创造的对角线距离原则。——尹柯

 

 

       在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尹柯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椅子被踢了一脚,显而易见的,除了身后桌的那位没有吃药会干这么幼稚的事情,班上还会有什么人愿意欺负学霸呢?

       为了制止随后愈演愈烈的踹凳子行为,尹柯无奈的转了个身瞪了眼笑的一脸得逞的邬童:“你干嘛。”

       邬童弯弯嘴角,小虎牙一开一合道:“不好意思啊,我腿太长了,这桌子太矮了我施展不开。”

       似是无意的斜了眼某人的大长腿,尹柯转过身继续完成语文课的作业。

       班小松抱着一大包零食从门外走进来,招呼着周围的同学一起分享,最后走过来放了两包在尹柯和邬童的桌上:“尹柯、邬童,你俩可是我们小熊队的英雄,这次U18你俩辛苦啦,来吃点好吃的补补!”

       尹柯抬起头,一脸真诚的微笑看着班小松:“谢谢你小松,不过我作业还没写完,你们吃吧。”

       不等班小松开口,邬童长手一伸勾过尹柯桌面的零食放在自己桌上拆开,边吃边说:“人可是正经学霸,不吃大米不喝水的,就指望着古圣人留的千古圣言考进大学呢。”

       尹柯捏着笔,心里默念一百遍:不能生气不生气,我若气死谁得意?后还是没能忍住默默地为邬三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次语文测验的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

       安主任下发作文的时候脸黑的快赛锅底了,原因无它,谁让为了激励学生的陶老师一起参考的时候把自己和安谧的结婚理想场景写了,还被一同号卷的小白等语文老师都看见了内容。

       尹柯的作文写得是当一名室内设计师,与之前的作文不同,所以安老师专门在卷面上问了问怎么改理想了。尹柯看完便收起了这张148分的卷子,抬眼又看了看和班小松一起嘲笑陶西的邬童,在眼神相接之前迅速的低下头继续拿出自己的各类测试题练习。

       以前是想当一名优秀的医生,因为妈妈说过医生是个很好的职业,很适合自己。

       后来打了棒球是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捕手,因为邬童曾经说过想和自己一起打棒球。

       再后来转学来了月亮岛,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画家,因为,只有在画画的时候才能平静的回忆过去快乐的记忆。

       现在的话,是想要成为一名室内设计师了。

 

 

 

 

      “尹柯,如果一个小居室的住户想要在自己的家里创造出一个大居室的感觉,除了镜面和透光感,还能怎么设计呢?”

      “那就,对角线法则吧。”

      “在建筑面积偏小的情况里,为了让居住者的居住舒适度最大化而创造的对角线长距离原则。”

      “诶,听上去不错,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看着班小松一脸懵的看着自己,尹柯不由得笑了起来,抬手指了指班小松手机上的一居室平面图:“不过啊,小松,你确定你和栗梓结婚后就只买这么小的房子吗?”

      “谁谁谁谁说的我结婚买这个啦!”班小松红着脸看了看不远处和女生们聊着天的栗梓。

      “班小松,你作业写了吗,还不快去写作业。”邬童从教室门外一进来就看见梨窝浅浅的尹柯面前是红透脸的班小松,本来一开始看见尹柯小梨涡的好心情也被打断了。急匆匆赶走了班小松,邬童轻轻用手指点了点尹柯的背:“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

     “邬童,”尹柯转过头来盯着邬童的黑色眼睛,“你的作业也没写完呢,快写作业吧。”说完,也不管邬童更加黑的脸色,戴上了自己的耳机专心的写起了作业。

 

 

 

 

       高三的运动会来的很没眼力见儿,毕竟不是高三的主场了,但是身为高三的学长学姐们还是得在上午提溜着自己的课本去赛场边观赛。美其名曰放松一下,结果下午的时候所有的高三生都无精打采的。

       最后一天运动会的上午,尹柯被班小松和邬童架着到了操场上给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表演个花式棒球。

       身穿红色护具的捕手和头戴蓝色棒球帽的投手隔着举着棒的班小松默默制定着策略。

       结果是意料之内的,尹柯看着被高一高二棒球社的人围住的两个闪光人物,不自觉的瘪瘪嘴挪到了赛场外人工湖的草坪边晒起了太阳。

       没过多久就感觉身边走过来了一个人,刚想把遮住脸的棒球帽取下来看看是谁,就被那人一把按在了地上,一股熟悉的柠檬味洗衣剂的味道就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

      “尹柯,”邬童另一只手取下了尹柯脸上盖着的帽子,“你高考志愿报哪里?”

      “……Y大。”尹柯看着邬童的眼睛,难得的没怼人。

      “真巧,我也是。”一瞬间,小虎牙和弯弯眼一起跑了出来:“以后的大学生活也多多关照了,大学霸。”

       尹柯也咧开了嘴,露出了小白牙和梨涡:“哪成啊,要关照也是你邬大少爷多关照下我啊。”

 

 

 

 

       毕业的时候要照毕业照。

       邬童死活不要尹柯和沙婉站一起,非站在俩学霸中间隔开,搞得班小松不得不翻着白眼和栗梓分开站到了尹柯这边的男生队伍里。

       之后,为了弥补没能和栗梓合照的遗憾,班小松拉着尹柯去找栗梓准备拍合照。

 

 

 

 

      “你俩大学报的哪里?”

      “Y大啊,小松你呢?”

      “我报的B大,栗梓也是B大,以后我终于不用再吃你俩的狗粮了!我要和栗梓发糖发到你们朋友圈都被我占领!”

      “班小松,理想挺宏大啊。”

      “哼╭(╯^╰)╮松宝宝以后再也不会怂了!”

      “小松,加油!”

 

 

 

 

       Y大

       新生开学了,尹柯背着笔电,慢慢跟在邬童的身后往学校礼堂走着。

      “柯柯,今晚会降温吧,我去宿舍拿两件外套来,你帮我买根烤玉米,待会咱们藏后面吃啊。”邬童摆了摆手,往宿舍楼跑去。

       无奈的捧着两根暖和的烤玉米站在礼堂门口的位置,尹柯看着台上的人讲话换了一拨又一拨,邬童却还是没过来。

      “这个傻子,再不过来烤玉米就要凉了啊。”

 

       下午5点半开始的晚会,一直到晚上8点结束,邬童一直都没过来。

       尹柯推开门,准备去找他,却猝不及防看见了印着邬童照片的等身画架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滴、滴、滴、滴”34号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少年放在被子下的双手突然紧紧攥成了拳头。

       眉心痣藏在稍长的刘海下。

       一滴泪顺着眼角慢慢的滑下来,浸润进鬓发中。

      “滴————————”

END

关于这个BE的结局梦里的我也是很懵逼的,后来清醒了之后细细想了一下,应该是在读大学前的那个时候,班小松拉着尹柯找栗梓拍照遇到车祸,尹柯下意识推开了班小松,邬童看见了冲过去想救尹柯结果两人一起被撞,然后送医院抢救,最后邬童抢救无效死亡。尹柯在抢救室知道了邬童去世的消息接受不了就一直不愿意醒来在梦里继续和邬童过暑假啦、读大学,可是最后还是认识到了邬童离开了的事实。

结尾开放式哈

我梦里的尹柯醒来了,但是再也没有邬童了

文里的尹柯没醒过来,可能找着邬童去了

今早醒来的第一感觉——

昨晚差不多快1点才睡的我被自己做的wink的梦活活在这个时间醒了。
醒了以后还清晰的记得那个勾股定理。
妈了个蛋,我是不是该去好好马个字,毕竟这等清晰的虐感不该我自己一个人承受啊!!!
醒来的时候躺在床上那清晰的虐和巨大的解脱感,这会儿都还没缓过来


而我对于梦中的这个对角线法则关于尹柯的视角的理解:

因为从心里没办法接受最爱的人离开而给自己营造的一个安全开心的环境,在悲伤和现实两个平面之间画出一条虚拟的逃避的对角线(或者说勾股定理?)给自己。